老照片解密向恺然的一段有趣猴缘
更新于:2016-02-01 10:46:27 来源:金鹰报
 文/《金鹰报》记者 刘欢乐  图/向晓光提供

 

 

  冬日的长沙,难得的几天放晴。阳光从长沙东塘一隅的向晓光家里的窗台映射进来,墙上黑白照里的向恺然笑容可掬。“上世纪20年代末,我爷爷就把猴子当宠物,恰遇今年是猴年,睹物思人啊!”向晓光指着橱窗里陈列的爷爷向恺然的一张黑白照片感慨万千,“这张照片是我们家最珍贵的传家宝啦!”

 

 

  向晓光的爷爷向恺然是湖南平江人,笔名平江不肖生,是我国现代著名武侠小说家、武术活动家。曾两度赴日本留学,回国后参加过反袁运动和大革命,1932年回湖南创办国术训练所和国术俱乐部。一生著作颇丰,尤以撰写武侠小说著称。代表作有《侠义英雄传》、《铁血英雄传》、《霍元甲传》等

 

  爷爷去世时,向晓光年仅3岁,这不影响他对爷爷的研究与敬仰。与父亲向一学相处的日子,爷爷的故事成了他打发懵懂岁月的最好的精神食粮。渐渐地,爷爷的形象清晰起来,甚至,他常常在梦中与家藏的老照片里的那个慈祥老爷爷说话。在搜集整理爷爷的资料时,一张发黄的老照片引起了向晓光的注意,这是一张1926年左右拍摄于上海的黑白照片:一身长袍的向恺然与桌上的两只小猴子逗乐。“我爷爷的兴趣广泛,除习武、写武侠小说之外,还特别喜欢小动物。有一位武林朋友从四川来上海,带来两只黑色小猴子送给我爷爷。我父亲给它们分别取名叫‘将军’、‘博士’,隐喻当时的军阀、官僚。”向晓光说,当时军阀中的“将军”拿公家的钱在国外留学,并无真才实学,却混了个“博士”学位,是军政两界中的废物样品。把他们比作这类猴子,意为只能做家中的“玩物”,岂可充国家的“官长”。


 

  聊起这两只小猴子还有一段故事,向晓光透露,爷爷在日本留学期间,房东的女儿借高利贷,因还不起钱要被送进妓院,向恺然出手相救,在当铺当掉自己的手表,还找一同留学的同学借钱,总算为房东女儿解了围。房东女儿的表姐到四川习武时发现两只特可爱的小猴子,就买了送给喜欢小动物的向恺然,算是对他当初解救妹妹的答谢。

 

 

  向晓光听父亲说过,爷爷的这两只猴子很通人性,经过短时间调教,它们能帮爷爷磨墨、洗笔,还能翻很多个筋斗。“猴子很小,可以放在口袋里,平时就放在手掌里把玩,很有味道!”

 

  向晓光说,爷爷擅写蝇头小楷,不到一尺长的稿纸,直书每行可写一百二十个字以上。一粒白果壳上,可写《满江红》词一首。其字要用放大镜方能看清楚,可想书写之工细。字体工整秀丽,不偏不倚。时人见之,叹为神笔。在书写时,两只小猴子静静守在一旁。

 

  向恺然生性诙谐,健谈好客,与沪上名流、帮派头目,武林高手、各路好汉,无不交往甚密。宾客满堂,来去随意,很少一一介绍,只是在畅谈中相互拱手,自我介绍,走时亦并不打招呼。有时同坐两三班不同的人,父亲谈笑风生,天南地北,古今中外,无所不及。

 

  后来,向恺然的朋友送来一只稍大点的猴子,说将它驯服后,可以开门、关门,他给这猴取名“阿三”,也含有讽刺之意。那时,英帝国主义雇用印度人在上海租界当巡捕,看守大门,这些印度巡捕耀武扬威,狗仗人势,随意欺负中国人,人民恨之入骨,他们头上都包有头巾,所以上海人管他们叫“红头阿三”。向恺然还喂了条狗,叫它“甲板”(谐音英文Japan),流露他对日本帝国主义仇恨的心情。

 

  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寇侵犯上海,向恺然应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之聘,回湘兴办国术。向恺然对武术一事如驾轻车就熟道,左右逢源,他训练的宗旨是培养有高度爱国心的、懂时事的、能文能武的人才,而不是一般武术馆培养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赳赳武夫。湖南国术训练所设有国文、音乐、军事、武术理论等课,向恺然从全国重金礼聘各地武术名家来湘任教。被称为民国武侠小说奠基人的向恺然从小文武兼修,文学、武术,两者均有深厚造诣。向恺然为湖南的武术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为国家培育了不少顶级武术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