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49】“共饮湘江水,同贺七十年” 与共和国同岁的恩爱夫妻
更新于:2019-06-17 15:11:14 来源:金鹰报
   开篇语

  他们属于“老三届”,也被归类为历史里的“知青一代”。他们与共和国同龄,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紧紧相连。生于1949,无疑是一种幸运,更是不可多得的人生阅历。2019年10月1日,我们的新中国将迎来70华诞。本期开始,《金鹰报》重磅推出“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系列策划之‘生于1949’”,让我们倾听他们的奋斗故事。首篇关注一对与共和国同岁的恩爱夫妻,两人均为土生土长的长沙人,两人都有下放永州当知青的经历,相濡以沫,举案齐眉,如今携手走过了40多个春秋。

  “共饮湘江水,同贺七十年” 与共和国同岁的恩爱夫妻

  金鹰报·新湖南社区频道记者 王薇

  今年70岁的陶湘宁和妻子冯冬秀,都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两人均为土生土长的长沙人,两人都有下放永州当知青的经历,相濡以沫,举案齐眉,携手走过了40多个春秋。 6月12日上午,记者在长沙市天心区裕南街街道石子冲社区解放四村见到了精神矍铄的陶湘宁夫妻。聆听他们这70年的的风云岁月,听他们讲述新中国成立以来不断升级的幸福感。“我们可以说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说起和妻子均为1949年出生,陶湘宁显得特别自豪。


2018年10月,一家三口在湘阴洋沙湖休闲,儿子说想要给老两口庆祝即将到来的70寿辰。

  “知青的那8年,虽然又苦又累,但依然是宝贵的精神财富”

  陶湘宁生于1949年1月,这一年陶湘宁的父亲去了台湾,彼时的陶湘宁刚出生33天。陶湘宁的母亲留了下来,一个人要养活三个儿子,生活的艰难是外人无法想象的。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我要努力学习,用我学到的知识,长大当一名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栋梁之材。然而家庭出身的问题对我影响很大。”

  陶湘宁因为父亲在台湾,他的档案里有一栏:“海外关系”,所以在当时的环境下升学,招工、升学、入团、入党都受到了影响。1965年陶湘宁下放到湖南零陵(永州市)前进人民公社当知青,这一年他16岁。在这里一呆就是8年,“农村劳动是辛苦的,劳动时间长,强度大。当时,又正值我们长身体的阶段,饭量特别大,加之菜里又没有什么油水,虽说每餐有4两米饭,但总是吃不饱。那时,我们吃饭都是打饭卡,当天只能吃当天的,不能提前。食堂与宿舍的距离也就一百来米,从食堂打了饭边走边吃,往往还没有走到宿舍,饭就已经吃 完了。”作为半大小伙子,许久不沾荤腥,陶湘宁身体有些扛不住。

  “养猪栏里,我们发现了个秘密,一格一格的水泥猪栏里,翻开稻草,有很多老鼠。 我们打着手电筒,一个一个猪栏搜寻,只听老鼠叫,就一片喊打声。我们用脚踩,用棍子扑,至用手抓,一晚下来,大获全胜。”陶湘宁咂咂嘴,告诉我们,“老鼠肉真的好鲜!”

  “到农村后的第二天,我的皮肤开始过敏,整整八年!这毛病断断续续没有好过,大腿两侧及腰部鲜红的疹块此起彼伏、奇痒钻心。挑担、走路、劳动时把水泡磨破,溃烂的皮内粘在裤子上,裤子吸收了伤口渗出来的脓水,变得硬邦邦的,裤子摩擦伤口,又痛又痒。”回忆起那段岁月,陶湘宁总有说不完的话。


2013年,长沙知青再次回到当年下放的前进公社,第三排右一为陶湘宁。

  虽然已经过去了50多年,但他依然和当年的知青朋友保持着联系,定期还会聚会,大家说起那段苦累岁月,总是感慨不已。“正是这段经历培养了大家勤劳踏实、敢于吃苦的精神。”陶湘宁说。

  1973年,当了8年知青的陶湘宁病退回长沙,陆续做过很多工作。在沿江大道给人推板车,到建筑工地当小工,后来他还到中小学当代课老师。

  “她生日那天,我们终于结婚了”

  1977年,陶湘宁终于被招进新兴服装厂当工人,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进厂不到3年便被选为工会主席。那时,被选上工会主席就是提干了。陶湘宁为了不辜负领导和工人们的信任,更加努力了。 也是在这一年他认识了冯冬秀。


正在水美公社牌楼大队收割晚稻的冯冬秀。

  冯冬秀生于1949年11月,1964年开始在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当知青,直到1974年。回城后的冯冬秀也被招入新兴服装厂当工人。当时长相出众和性格直爽的冯冬秀引起了陶湘宁的注意,两人若有若无地接触,情窦初开又小心翼翼。陶湘宁说最浪漫的时刻就是骑着“飞鸽”牌自行车载着冯冬秀去看电影。


1982年工厂比赛,冯冬秀荣获二等奖。

  1977年11月29日,也是冯冬秀的生日,两人领证结婚。陶湘宁说,他们结婚时,没有彩礼,没有办酒席,更没有拍婚纱照。当时,两人买些水果、糖、饼干分给同事们吃,便算是宣告他们结为夫妻了。


陶湘宁和冯冬秀的结婚证。

  “儿子是我亲手接生的,我比她(妻子)还要慌张”

  那是1981年1月31日深夜,天寒地冻。身怀六甲深夜加班回家的冯冬秀突感身体不适,她强忍着身体的剧痛倒在床上。“我飞身下楼喊住在楼下的二哥二嫂,我再回到楼上时,妻子已经疼得蹲在地板上了,告诉我说,‘硬是要生了’,当时气温将近零下2℃,没有电话、担架。汽车!什么也没有!我也不敢轻举妄动。”陶湘宁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还有些担心,说妻子总闹要上厕所,“只见一个长满乌黑头发的圆脑袋已经露出来了!一侧的肩膀耸了出来,不一会儿,另一侧的再拱了出来,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小小的生命干干净净,冒着一丝丝热气,我顺手扯过枕巾,护住了这个小家伙,他是我们的一切。”说到这里,陶湘宁回头看了看坐在里屋的妻子冯冬秀,冯冬秀抬起头冲他笑笑。再回头,陶湘宁眼眶红了。这些年,他们从未忘记过彼此携手走的每一刻。

  “当大手接过小手那一刻,看着她(妻子)欣慰的笑容,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慌张,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大喜事。”陶湘宁摘下眼镜擦了擦眼角。


1988年6月1日,39岁的陶湘宁(右)和妻子带着儿子在长沙天心阁过儿童节。

  “中年以前不怕,中年以后不悔”

  陶湘宁的祖父是长沙海关高级关员,母亲是抗战女兵,做过当时的长沙军粮局的少尉译电员。

  改革开放后,陶湘宁离别半个世纪的老父亲从台湾回长沙寻亲,经过民政部门的帮助,找到了阔别多年的妻儿。一家人团聚时,陶父发现,当年青春年少的妻子已老态龙钟,当年出世不久的儿子,现已年过半百,不由得老泪纵横。

  此后12年间,直到老人家去世,老人每年都不顾高龄要回到大陆探亲,以享天伦之乐。父亲回来的日子,陶湘宁都尽心尽孝于耄耋之年的老父膝前。虽然对父亲在台湾给自己人生造成的影响还历历在目,可台海两岸同胞的亲情交流,如同自己和父亲一样,是血浓于水的,不会因时间流逝而褪色。所以每次父亲从台湾回到长沙,他和全家人都会把这段日子当做盛大的节日。

  陶湘宁说:“我们这代人和新中国同龄,国家困难时,我们也困难;国家变好了,我们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我们和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我母亲常说,‘中年以前不怕,中年以后不悔’。”

  陶湘宁现在已从工会主席的岗位退休,可他从事的文化事业还在继续,他说:人活着总要有追求。他还在为企业办报,还在为各种报刊写稿,还沉迷在他的摄影爱好中。他生活得越来越有滋味,也在把他的快乐奉献给他的老知青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