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美双花,我的家
更新于:2019-03-15 15:11:08 来源:金鹰报
   文/岳阳市云溪一中370班 王钦诚

  我的家乡,是坐落在巴陵石化附近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空气清新,景观秀美。家乡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双花。

  从传说故事中见证了双花的由来。很久以前,有一对善良的夫妻生下一对可爱的女儿:金花、银花。突然有一天,金花得了重病。医生确诊为热毒症,无药可医。银花整天守着姐姐。没过几天,金花的病更重了,银花因传染也一病不起。她俩对爹妈说:我们死后,要变成治热毒病的药草,不能让得这种病的人再像我们一样只能等死了。姐妹俩死后,乡亲把她们合葬在一起。来年春天,这座坟上什么草也不长,仅生出一颗绿色小藤。夏天开花时,先白后黄。乡亲们觉得稀奇,认为黄的就是金花,白的就是银花。想起姐妹临终前的话,就采花入药,果然见效。从此,乡亲们就把这种藤上的花称为“金银花”,也叫“双花”。

  我从小在城里长大,爷爷奶奶在老家居住。爷爷去世后,爸爸多次接奶奶去城里,可奶奶舍不得故土,仍然一个人住在老家。每年春节和清明节,我都要来给长眠在此的先祖祭祀扫墓。今年春节,我与姐姐走在熟悉的乡间小路上,沿着蜿蜒的双花水库一路溜达,顺着叮叮咚咚的流水声溯溪而上,沿途的美景美不胜收。我无法忘记,家门口那株古老的榆树,没有人能说出它的真实年龄,只有那粗糙而斑驳的树皮,透露着它的苍老。三四个大人手牵手才能环抱的树干,笔直挺立着,从四面八方伸展开遒劲的枝丫,茂密的树叶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似一把撑开的大伞。一群嬉闹的孩子,簇拥在榆树下,捏着泥巴,打着弹弓,玩着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时光总是以它惯有的方式悄悄流逝着,小村庄仍沉浸在软绵绵的梦里还未醒来。一声号角吹醒了村庄。在国家兴修水利的号召下,1977年开始修建双花水库。善良而淳朴的山里人,深深懂得,舍小家为大家。 水库在1978年底完工,2003年加高加固,扩建成一座中型水库。水库坝址控制集雨面积约13平方公里,正常蓄水位120.5米,总库容1068万立方米。灌溉、城市供水、防洪、养殖等综合效益辐射。 喝着清泉溪水长大的山里人,脉管里流淌着的,是那比溪水更纯净的东西。同时,还滋润着双花以外云溪人民的心田。

  双花水库坐落在五尖山南面,四周被郁郁葱葱的翠竹和树木掩映。常有慕名而来游玩的户外爱好者,沿水库溯溪而上。置身其中,似乎走进了一个天然氧吧。春天,满山的毛竹青翠欲滴,一株株春笋破土而出。夏季,水库两岸的山峰,沉醉在云雾里。绵绵细雨无声地洒落在水面上,激荡起层层涟漪,似在没完没了地述说着自己的心事。待到秋入水库,残存的秋叶染黄了一池碧水,站在堤坝上凝神远眺,朦朦胧胧的秋色下,湖面静谧极了,果香扑鼻而来。冬天两岸山坡层林尽染,冬雪赋予双花洁白。一团团薄雾似仙气般袅袅升起,萦绕在水面上,一条小船轻轻划过来,犹如在仙境中穿行。山水如此交相辉映,美得生动,美得绝伦。

  美不美,家乡水。久居城里的我,每次喝着来自家乡的双花水,感慨万千。它教会了我更多做人的道理。我知道,不管我走向何方,不管我身处哪里,双花水的灵魂已深深的融入了我的血液。多年来,我在双花水的养分和灵性的滋养下,早就少了那一份年少的轻狂和浮躁,多了一份沉稳和成熟,也使我在温柔之水的涤荡下,审视自己的一言一行,进而更加珍惜生活、珍惜拥有的一切。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一方山水,是我的故乡,也是我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