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的长沙人如何过炎夏
更新于:2018-07-18 14:53:41 来源:
   2018年7月17日入伏,8月25日结束,三伏天长达40天,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节。我们吹着空调,吃着冰棍儿时,是否想过一百年前的人们是怎么度过这炎热的40天的呢?

  文/《金鹰报》记者 王薇 整理

  澡堂子里卖冷饮,冰激凌要用新鲜鸡蛋黄

  1916年夏天,长沙第一家冷饮厂——丰盛冰厂,由日商天华洋行在橘子洲创办。2台制冷量为1.5万千卡/小时的制冰机,制出白冰以供洋行、教堂、兵舰,同时也向市场销售,这是长沙的普通老百姓第一次在夏天吃到冰,它改变了一百年前那个夏天长沙的温度。

  为了扩大影响,丰盛冰厂还登报做广告,1917年6月18日湖南《大公报》上就刊载了一则丰盛冰厂广告为,“敝厂自去岁开办以来……今际此初夏之后,已将机器整修工竣,业已出冰,供暑天之需”。

  最初长沙人吃冰的方式特别原始,由冰室或者挑冰担子的街头小贩,将冰块取出,当场将冰块或制成刨冰,兑进糖水或者果子露里。当时的挑担冰贩子的叫卖声,成为大街小巷最火热又最清凉的声音。

  我们后来常见的纸包冰,是在1929年才出现的。当时,董楚所开永丰冰厂首家制纸包冰,当时永丰冰厂的制冰营业非常受欢迎,获利虽丰,但旺销季节短,全年费用负担大,专营制冰,很不合算。经营2年,永丰冰厂即因亏损而停业。然而它这种销冰方式却影响深远,直至20世纪70年代,长沙的冰棍零售小贩仍以“纸包冰”呼之,沿街叫卖。

  1937年因战乱,长沙外来人口剧增,冷饮店、咖啡座生意兴隆,现制现卖,尤以露天花园、戏院为盛。

  1947年,新沙池浴室老板陈禹卿因夏季沐浴业清淡,就想了一个变通的法子,他在浴室附设冰厂,把沐浴和制冰合在一起,淡旺搭配,相得益彰。陈老板这样经营了一年之后,获利颇丰,随即筹办了新沙冰厂,新沙冰厂开业时,日产冰棒8000支,冷饮厅日供冷饮2000份。陈老板继续坚持春冬以浴养冰,夏秋以冰养浴。以至后来,“浴室+冰厂”成为长沙冰厂经营的标准搭配。

  新沙冰厂所制纸包冰,质好价廉,销路日旺,随后又附设冰室,常有冰激凌、果露、刨冰等五六个品种出售,尤以冰激凌著称。其所制冰激凌,选用新鲜鸡蛋黄和进口炼乳、白砂糖、洋菜、香草粉等原料,以手工摇制而成,色香味均佳。每份100克左右,并附饼干一片、冰水一杯,售价3角,经常供不应求。随后,又有沙利文、中亚等多家冰厂相继开张营业。

  1922年6月4日湖南《大公报》刊登《长沙啤酒汽水之销数》一文做了一个调查,“人口不过三十万之湘城,而每年啤酒、汽水之销耗乃至十余万元以上”。

  东牌楼的“六合庵蚊烟”流行了百余年

  蚊虫为虐,亘古如斯。为了同蚊子作斗争,人们想了不少办法,点香驱蚊就是其中之一。民国时期的长沙城还没有出现后来流行的那种圆盘蚊香,家家户户用的是一种叫“六合庵蚊烟”的皮纸蚊烟。

  中国最早的蚊香是用中草药制作的。北宋已开始用艾来驱蚊了。《古今秘苑》一书里还记载了使用浮萍、樟脑、鳖甲、楝树等中草药作为焚烧药物驱蚊的方子。湖南人则将类似的方子做成杆状,也就是插杆蚊香。

  《湖南省志》记载着,1840年前后,罗家斌在津市开设罗裕和香店,先做神香,后来兼产竹竿蚊香。这种蚊香用青粉、锯木屑、雄黄做原料,黏合于竹竿上晒干,可以驱蚊,兼有香气。

  其实光从外形和气味上,很难分辨这种插杆蚊香与神香的区别,直到1862年,一位姓刘的手工业者来到长沙市东牌楼制作皮纸蚊烟,称为“六合庵蚊烟”,这种专门用以驱蚊的皮纸蚊烟才流传开来。这种皮纸蚊烟在长沙流行了一百多年,20世纪五六十年代,长沙碧湘街还有好几家专做皮纸蚊烟的店铺,工人用一个大漏斗将锯木屑灌到一米长的皮纸管中,将皮纸管尾用席草扎起来,头部粘上一点黑色的硝粉,便于点燃蚊烟。

  “六合庵蚊烟”全靠手工操作,其所产蚊烟枝条均匀牢实,驱蚊力强,接火容易,气味芬芳。深受顾主欢迎,销路日广。

  此时,刘老板也开始收徒传艺,陆续发展到20余人,年产蚊烟50万支。据《湖南省志》记载,1941年,长沙城内的皮纸蚊烟发展为73户,从业人员209人。而这些蚊烟铺大多仿“六合庵”之名,除了伍明山开设的真六合庵蚊烟店、于海庚开设的老六合庵蚊烟店外,还有“太合庵”等各种仿名者层出不穷。

  花露水成为梳妆台上的必备品

  如果要用一种气味来形容民国的夏天,花露水大概可以打败万金油、痱子粉等各路竞争对手,拿到冠军。这种清凉且提神的香味在每年夏天准时到来,已然成为一个季节的标杆。

  清代,一些民间作坊开始生产花露水,它除了清香提神、美容醒肤之外,又兼具了消毒、止痒等功能,最适宜在天气炎热时使用。据宣统二年出版的《湖南出口协会说明书》载,1906年,长沙就有民立实业社创办,生产花露水、香油等化工产品。但这些实业中被流传下来的产品却甚为稀少。当时的长沙人,不管是妙龄少女,还是到了广场舞大妈的年纪,她们更钟爱的香味来自于上海。


1930年7月1日《湖南国民日报》广告。

  1930年7月1日《湖南国民日报》一则广告中,出现了“展览大会优等奖章,各百货号均有经售”的国货花露水、果子露。1934年出版的《长沙市指南》中,也刊载着“大华百货庄”的地址和电话,这里有最齐全的化妆用品。其中香港广生行生产的“双妹牌”花露水和上海中西大药房研发的“明星花露水”最为流行。长沙的摩登女性们把它们从八角亭、中山路等地的百货公司请回家,与雪花膏、牙粉、发油一起放在梳妆台上,成为不可或缺的一件日常物品。

  在诞生之初,花露水确实算是时尚圈中一个奢侈品,出入十里洋场的女孩们,总会喷上一点花露水,西装革履的男士们也会喷花露水。老广告牌里的女明星们带我们走回那样一幅图景:夕阳西下,女子的香闺里,刚刚穿着打扮好的小姑娘小心地拿出一瓶花露水来,捏一下气囊,往空气里一喷,一阵香雾散开,小姑娘迎着水雾向前跨一步,耳鬓衣袖间,留下花露水隐约的香味,这才算是正式打扮妥帖,好出门了。

  “耐梅装”带动丝袜的流行

  1936年6月,湖南《大公报》连续两天登载了丝袜的广告。6月5日刊登的是中华第一针织厂出品的“墨菊牌丝光线袜”,称“美丽、耐穿、价廉、舒适,为时代的必需”。6月6日登载的,则是上海鸿兴袜厂生产的“狗头牌丝袜线袜”,称“袜中极品,舒适柔软,光洁鲜艳,保持足部美,非此莫属”。当时丝袜已经成为长沙街头的时尚浪潮。

  丝袜是舶来品,在民国那个意识觉醒的时代,丝袜却成为女子们对抗旧势力的最好武器。应该说丝袜的流行是伴随着旗袍的兴起而出现的。旗袍两侧高高的开衩会在不经意间把女子裸露的大腿曝光在众人眼前,甚至会泄露女子裙底的风光。于是,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旗袍流行之时,也催生了丝袜的出现。

  1929年夏,长沙出现了“衣薄如蝉翼,肌肤必呈”的透视装,由赴湘表演的杨耐梅首穿,因此被称作“耐梅装”。杨耐梅生活中也蔑视世俗,在百货公司里裸腿试穿长筒袜。

  大约是杨耐梅的大胆裸露影响了这座观念开放的城市,长筒丝袜瞬间流行在长沙街上。曲线精致的小腿开始浮动在城市生活中。女学生更是簇拥者,她们的丝袜五光十色,有红色、黑色、白色、浅紫色,甚至有透明丝质的,一时乱了校园。湖南《大公报》上刊载,一家美华利号称其经营品种有“拖鞋、凉鞋、各色丝袜、汗衫、汗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