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报是报纸品牌的一种延续
更新于:2018-07-11 15:15:14 来源:金鹰报

  社区报是报纸品牌的一种延续

  主讲/陈奇亮

  湖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报刊处处长


  非常高兴参加社区媒体融合发展暨《金鹰报》转型创新研讨会。刚才聆听了各位领导和专家的讲话和发言,深受启发,受益匪浅。我们湖南有报纸85种,期刊253种,《湖南日报》在地方党报中处于领先地位。我们湖南的《体坛周报》,体坛系列报刊大家都比较清楚,它在全国的体育类媒体中,占据了百分之七十的份额。我们湖南还有个《快乐老人报》,它的期发量目前是居全国第三位。湖南还有一份《时代邮刊》,它的期发量也达到了118万份,在全国的邮发期刊中居于第一位。

  湖南还有个《散文诗》,期发量达7万份,它是全国最大的诗刊。我们湖南的《金鹰报》《法制周报》在融合转型过程当中的一些很好的做法受到关注。

  现在作为信息快餐时代,大家刚才都讲了很多很好的意见。我个人认为,报纸作为新闻纸,定位必须转型,转型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纸媒作为记事存在,它应该做深度新闻,更多的去体现它的文化积累的功能。因为文化积累是作为新闻出版的基本功能,报纸在新媒体时代在这个方面应该加强。第二是,报纸作为品牌,在读者心目中有影响力、公信力,这是其他媒体不能比拟的。那么报纸在做数字媒体的时候,就有它的优势,比如说我们建设某个网站,建设某个公众号的时候,前面都会加一个定语,“某某报”,我们在做数字媒体转型的时候,我们要把这个品牌用好。第三,作为社区报,应该是一种精准的定位,是报纸品牌的一种延续。在传统上我们把报纸分为党报、行业报、都市报、晚报,那么社区报是一种新的定位,实际上是瞄小众,做精准服务,为读者量身定做。所以我们湖南的《金鹰报》和《法制周报》在文化积累、融合转型和社区报的定位这三个方面都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有比较好的收获。这次研讨会,是我们纸媒,特别是《金鹰报》和《法制周报》,学习央媒和兄弟省市纸媒的一些好的做法和经验的最好机会,希望《金鹰报》和《法制周报》以此为契机,推动创新,优化服务,不断增强公信力和影响力,争取更好更大的发展。

  《金鹰报》充分发挥了三大新兴媒体功能

  主讲/曹轲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辑


  首先对《金鹰报》团队表示敬意,在纸媒遭遇困境的大环境下,你们能找到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还取得 了这么多成绩,很了不起。我仔细阅读了《金鹰报》,认为你们在传统的媒体功能,比如传播功能、宣传功能、引导功能之外,在以下三大新兴功能上也做得很到位:

  一是建设新型熟人社会,唤起街坊记忆。这也体现了媒体的本分,就是记录功能。老年人不一定要养起来,躺在 家里看电视,也需要参与感的生活。我注意到《金鹰报》打造了很多相关的栏目,应该说,将记录功能发挥得很好 。

  二是倡导新型美好生活,参与社区治理。这是媒体的协同或者组织功能。老人不一定要闲着坐着,他们有经历也 有经验,他们要求的参与意识也是很强的,应该发挥他们的作用,参与到社区治理中去。政府对社区和老年人有很 大的投入,政府也很愿意采购公共服务,所以媒体应该很好地承接下来,组织起来。这一点,金鹰报正在进行有益探索,也是他们未来努力的方向之一。

  三是创造新型服务模式,共享智慧未来。这体现了媒体的连接功能。这一点,《金鹰报》的空间也很大,老年人 不一定非要翻着节目表看电视,他们也玩微信、玩视频。其实老年人用微信比我们要多,要更实用。比如和异地子 女的生活交流,吸取养生保健知识等,更多的是生活的应用,媒体就应该把社会各种新型的服务模式连接起来,用 在社区和老年人身上。

  微博、微信公号的终极目标是电商拓展

  主讲/秦武平

  上海《每周广播电视》报社社长


  来湖南参加这么高端的研讨会,感触良多,收获多多,我做报纸23年了,之前在几家报社工作过。来湖南的感受,一直觉得湖南的电视节目特别火爆,曾经每个礼拜都要飞到长沙来,采访湖南卫视的热门节目。湖南的报业湘军也不错。

  我们有一报一刊,即上海《每周广播电视》报和《上海电视》杂志。目前还不能说我对现状很高兴,虽有一点点亏损,但我们有投资。

  在我的融媒体发展过程中,也碰到了一些问题,融媒体是一定要做的,但投入很大的话,会对经营有一些影响,所以在新媒体的设计上,我无论做微博还是微信公号,到最后都要落脚到做电商。我到上海《每周广播电视》报社两年了,电商用的是《上海电视》杂志这个品牌,基本上在淘宝微店上每月的排名在前三位置,除我们的书刊之外,我们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旗下的其他文化品牌也在做,我的微博、微信公号上的内容都是围绕电商来做的。

  我在这里开会,刚刚发现,在这里两个小时,我卖掉了两万多册《上海电视》杂志。

  我们在微信、微信公号上提前预告下期的《上海电视》内容,大家可以投票,读者最关注哪些内容,一目了然,我们会根据读者喜好及时调整内容。我们还可以根据读者互动来策划一些活动,《金鹰报》的旅游活动不错,这也是我们可以合作的地方。

  读者群固定下来之后,可以做很多活动,接下来,《金鹰报》在教育、书画方面尝试、涉猎一下,在活动中达成大数据的建立。

  《金鹰报》需要垂直、深耕“三口井”

  主讲/牛春颖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编委


  在几位前辈之后发言,其实还是蛮忐忑的,那么我就从我这些年报道传媒、关注传媒的角度来谈谈自己的几点感触吧。近些年大家都在转型,每家都有N个转型的事例。作为我们来讲,每次见到一个独辟蹊径又柳暗花明的,其实心里是十分高兴的,我们一直在寻找这种案例。

  跟《金鹰报》接触了解,最大的感触是,思路决定出路,很庆幸《金鹰报》选择了社区报来做,而不是一头扎进都市报大军中去竞争。社区报看似窄实则宽,它圈定了社区报之后再次细分,只盯着银发族来做,我觉得这个也是特别智慧的选择,因为银发族不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对报纸有更多的情结。

  思路好了接下来我们谈垂直、谈深耕三口井。

  《金鹰报》的垂直,就是在内容上奔着实用信息去,社区报的服务半径很小,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不求面面俱到,但求贴身实效,不断发力。

  第二个要打的深井我觉得是经营。业界的共识是,经营如果只能围绕纸媒,只能原地打转,可能原地打转都没了。《金鹰报》已经有自己订户了,那么接下来是要把订户变成我们的用户,用户变成商户。比如我们现在可以提供独家的内容,那么在经营拓展上,能不能做到这个社区的独家媒介运营,那么这个媒介就不再是一张报纸或者App的概念了,社区的一切包括电梯、楼宇、广告牌、停车位、灯箱都是我们经营的小点,如果把这些作为我们的独家,那么就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最后一口井就是融媒体该怎么做。我们选定银发族是不是分类够细了?严格来讲,可能还不是,还可以二次细分。接下来,《金鹰报》可以考虑组织一个专业团队,我们要思考怎么给这个大数据脱敏,怎么给它计算,用我们科学的算法把我们的数据资源变成我们的数据资产,这方面还是有东西可做的。

  本版文字整理:刘欢乐 杨湛 毛玉婷

  摄影:刘恋 伏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