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帅的至孝情怀
更新于:2018-05-14 10:45:46 来源:
   本周日又逢浓情母亲节。“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并在中华大地代代相传。

  现把一些开国将帅孝敬母亲的感人事迹实录如下,以飨读者。

  文/《金鹰报》记者 杨湛 整理

  朱德著文忆母亲

  朱德与母亲感情深厚,却因长年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不能留在长辈身边亲自照顾。1944年4月,当在延安的朱德得知远在四川仪陇老家的86岁的母亲病逝的消息后,写了一篇题为《回忆我的母亲》(1944年4月5日《解放日报》刊载)的祭文。

  文中写道:“……母亲这样地整日劳碌着。我到四五岁时就很自然地在旁边帮她的忙,到八九岁时就不但能挑能背,还会种地了。记得那时我从私塾回家,常见母亲在灶上汗流满面地烧饭,我就悄悄把书一放,挑水或放牛去了。有的季节里,我上午读书,下午种地;一到农忙,便整日在地里跟着母亲劳动……在民国八年(1919年)我曾经把父亲和母亲接出来。但是他俩劳动惯了,离开土地就不舒服,所以还是回了家……抗战以后,我才能和家里通信。母亲知道我所做的事业,她期望着中国民族解放的成功。她知道我们党的困难,依然在家里过着勤劳的农妇生活。七年中间,我曾寄回几百元钱和几张自己的照片给母亲。母亲年老了,但她永远想念着我,如同我永远想念着她一样。……母亲现在离我而去了,我将永不能再见她一面了,这个哀痛是无法补救的。母亲是一个平凡的人,她只是中国千百万劳动人民中的一员,但是,正是这千百万人创造了和创造着中国的历史。我用什么方法来报答母亲的深恩呢?我将继续尽忠于我们的民族和人民,尽忠于我们的民族和人民的希望——中国共产党,使和母亲同样生活着的人能够过快乐的生活。这是我能做到的,一定能做到的。愿母亲在地下安息!”


1944年的朱德

 

  陈毅给娘洗尿裤

  陈毅是孝子。 1962年,他出国访问回来,路过家乡,抽空去探望身患重病的老母亲。

  陈毅的母亲瘫痪在床,大小便不能自理。陈毅进家门时,母亲非常高兴,刚要向儿子打招呼,忽然想起了换下来的尿裤还在床边,就示意身边的人把它藏到床下。

  陈毅见到久别的母亲,心里很激动,上前握住母亲的手,关切地问这问那。过了一会儿,他对母亲说:“娘,我进来的时候,你们把什么东西藏到床底下了? ”

  母亲看瞒不过去,只好说出实情。陈毅听了,忙说:“娘,您久病卧床,我不能在您身边伺候,心里非常难过,这裤子应当我去洗,何必藏着呢。”母亲听了很为难,旁边的人连忙把尿裤拿出,抢着去洗。陈毅急忙挡住并动情地说:“娘,我小时候,您不知为我洗过多少次尿裤,今天我就是洗上十条尿裤,也报答不了您的养育之恩!”说完,陈毅把尿裤和其他脏衣服都拿去洗得干干净净。

  徐向前对丈母娘终生尽孝

  徐向前的岳母汪秀芝目不识丁,但性格开朗,爱管“闲事”,是个热心肠。她一生养育了5个孩子,徐向前的前妻程训宣是她的掌上明珠。

  1932年,程训宣在张国焘的“白雀园肃反”中被处死,年仅21岁,徐向前悲痛欲绝。他怀念冤死的妻子程训宣,对亡妻的母亲汪秀芝终生尽孝。直到建国后,他也不忍把程训宣的死讯告诉老人。

  为使岳母晚年过得幸福,徐向前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编着各种善意的谎言。有时以个人的名义,有时又以他和训宣两人的名义写信;为了摆脱老人对女儿的“追踪”,徐向前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对老人说上级给程训宣“调动工作”,从陕西“调”到青海,又从青海“调”到新疆,最后一直“调”到苏联。

  尽管见不到女儿,汪秀芝老人却不再感到孤独。在徐向前等人的细心照料和赡养下,老人安度晚年,直到1972年离开人间。

  临终前,老人看着徐帅给她剥开的橘子,微笑着流下了眼泪。她拉着徐帅的手说:“向前,你是个好心人。训宣跟着你,我死也放心了!”

  许世友跪慈母

  许世友将军也是出了名的孝子。每当做错事,他便会跪在母亲面前痛哭流涕认错。

  1952年许世友担任山东军区司令员,他请假回家看母亲。此时,离他1932年那次回家,母子二人已有20年没有相见了。

  那天,许世友翻身下马,见自家门口走着一位老婆婆,一身褴褛,灰白的乱发犹如一堆乱草窝,脚上穿着露出脚趾的破棉鞋,身上背着一捆柴,许世友在那苍老的脸上寻找着20年前的记忆,却面目全非。还是母亲认出了儿子:“你是友德娃吧?”

  “娘,我是友德啊,”许世友“扑通”一声,跪倒在老人家面前,母子抱头痛哭。许世友为母亲擦擦眼泪,站起身,从母亲那弱小的肩头卸下那捆树枝。他想到自己年迈的老母至今还过着这种艰苦的日子,实在有愧,便又“扑通”一声跪倒在母亲面前,母子俩再次抱头痛哭了半个小时。

  1957年冬,已是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又一次回家。此时,许母已是78岁高龄。那天许世友到了家,许母正在喂猪。许世友在她的背后轻轻地喊了一声:“娘,俺回来看你了。”

  许母回头,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出了一朵花,然而,那朵花很快没有了,她说:“友德娃啊,俺已是78岁的人了,俺母子俩是见一次少一次了。”她双手颤抖着,抱着许世友痛哭起来。

  许世友这位中国闻名的将军,在母亲面前却像个孩子,他陪着母亲,呜呜地哭。

  相关新闻

 

  马本斋以忠尽孝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了马本斋将军的家乡东辛庄后,他与母亲商量:国难当头,回族人作为中华民族的子孙,决不能袖手旁观!开明的母亲十分赞成他的意见。于是,马本斋就领着村里的一帮小伙子习拳练武,准备来日对付日军。1937年8月30日,东辛庄“回民义勇队”宣告成立,马本斋被推举为队长。他后来率领队伍开赴抗日杀敌的战场,打翻日军的军用卡车,阻击下乡骚扰的汉奸队伍,并于193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1年,为了招降马本斋,日军血洗东辛庄后,抓走了马本斋的母亲。马本斋听到母亲被抓的消息后,心如刀绞,但是在战士们一片救马母的呼声中,他却冷静下来。他劝说战士们不要轻举妄动,要把国恨家仇牢牢记在心里,跟着共产党,一心打日军,解放千千万万受苦受难的母亲。马母被捕后,大义凛然,拒绝敌人的威胁利诱,以绝食同敌人斗争,直至最后英勇牺牲。马本斋听到母亲为国殉难的消息后,万分悲痛,写了一首深切悼念母亲的诗:“宁为玉碎洁无瑕,烽火辉映丹心花。贤母魂归浩气在,岂容日寇践中华。”

  后来,马本斋担任八路军冀鲁豫第三军分区司令员兼回民支队司令员,率部在冀鲁豫平原上进行了大小数百次的战斗,取得了反“扫荡”战斗的多次胜利。1944年2月7日,马本斋在山东省莘县不幸病逝。 (据《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