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湘人会试全国第一 还当了太子老师
更新于:2018-04-13 21:45:37 来源:
   茶陵秩堂出过“三大学士”,除了清代的彭维新,明代的两位就是李东阳与张治。张治虽不如李东阳知名,但他曾任礼部尚书兼龙渊阁大学士,而且终被召入内阁,当了太子的老师。这是皇帝亲信的重臣才会获得的待遇。

  会试是古代科举制度中的中央考试,张治不仅在会试中名列第一,且一生六次主持过全国会试。在这期间,他善于识人,“明清八大家”之一归有光的崭露头角,就要感激张治这位伯乐。

  全国会试第一名,终成一代重臣

  公元1521年,33岁的张治在全国会试中名列第一,获称“会元”。会试可不简单,前来考试的是来自全国各省的举人,以及国子监的监生,张治能从中拔得头筹,真可谓古代“学霸”级人物。

  会试之后,张治又中该科进士,次年授翰林院庶吉士。这个职位在明代,也让人艳羡,因为根据明英宗后惯例: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

  因此,庶吉士号称“储相”,能当庶吉士的人,都有机会平步青云。例如明朝万历年间内阁首辅张居正,即是庶吉士出身。

  此后,张治历任南京吏部侍郎,翰林学士掌院事,南京吏部尚书。公元1549年二月,晋升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召入内阁,加官至太子太保,也就是成了太子的老师。

  张治博闻强识,正直耿介,不阿附权贵。晚年虽被嘉靖皇帝宠信,但当时严嵩独揽大权,把持朝政,张治不愿与其同流合污,悒悒不自得,终至郁闷而终。

  善文但注重经世济民的功业

  张治的诗文并不为人所熟悉,在文学史上也没有相应地位。

  后人指出,这既是因为张治希望能够为国建功立业,并不以文学自许,流传于世的文章并不太多,也由于张治一生主要在京城做官,生活面不够宽广,所著文章的题材也比较狭窄,其诗文也就不大为读者所了解。

  但从张治的著作《龙湖先生文集》来看,主要包括颂、奏疏、序等体裁,文学创作水准较高,无论诗文都言之有物。

  作为一位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朝廷官员,张治在文集中首先表达了强烈的忠君爱国,以弘道为己任的思想。在一篇颂里,张治写道:“国本在民,民命在农,民食既足,国本斯崇”,表现了他的民本思想。可见他希望的是老百姓丰衣足食,国家根基稳固,长治久安。

  他忠君爱民的文章,也体现在他的奏疏之中。

  六次主持会试 发掘归有光等人才

  张治曾先后六次主持南京或全国的科举会试,大力纠矫浮华柔弱的文风,并提拔德行兼优的才士。而其中,就包括名作《项脊轩志》被写入如今语文教材的归有光。

  归有光早慧,9岁即能作文,14岁开始应童子试,20岁以第一名补上苏州府学生员。同年到南京应试,未中。公元1540年,35岁的归有光取得乡试第二名。当时的张治对他赞赏至极,称他为贾谊、董仲舒再生,自喜得一国士。

  正因为有张治的称誉,归有光名声大振。可惜的是,除张治以外,少有主考官喜欢归有光的文章,这也影响到归有光此后的考试,都不如意。张治为归有光后来三番五次不能中式深感惋惜。

  张治主持会试,希望的是替国家选人才,每次考试后,他都会欣然写下会试后的序文,表明录取人才的喜悦心情,也对新取的士子寄予厚望。

  在主持会试时,张治甚至曾以“权臣不可有,重臣不可无”为题,联想到当时严嵩的嚣张气焰,此题可谓切中时弊。而由此可见,张治之风骨与气节。

  (据《株洲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