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柔软在守望中永恒
更新于:2018-01-26 18:47:21 来源:金鹰报
   文/李丹妮

  有些事并不是看到了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因为坚持了才看到希望。农村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社会问题,守望农村,希望出现一种新的力量,呈现一种新的气象。

  我希望它就是柔软,出自初心的柔软。唯其柔软,我们才能敏感;唯其柔软,我们才能包容;唯其柔软,我们才能卓越。

  奉爷爷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头,今年70多岁了,有两个儿子都在外面工作。老伴去世后,儿子们希望他离开紫鹊界来省城生活,可他坚持说自己田里种的米好吃留了下来。



 

  其实种田不怎么赚钱,自己不种田也难找到帮助种田的人,奉爷爷和大家对这个心里都很清楚。紫鹊界梯田由于气候因素只能种一季,但这一季却要花上整整一年的工夫去备耕;梯田亩产大约只有平原地区的六成,除去种子、农药、化肥的成本,所剩无几,村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也不愿在家守着种田。

  紫鹊界的梯田小如碟、大如盆、长如带、弯如月,形态各异、变化万千,甚是好看。但依山就势而建,坡度陡峻,一切现代化的农业机械在这里都显得多余,相当一部分梯田,连耕牛都无法调头,大部分劳作只能靠双臂挥动锄头来完成,随着年事已高,像奉爷爷一样的老人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梯田是沙壤土质,需要每年持续耕作方可保持水土,否则田坎垮掉会花上成倍的成本修复;梯田的自流灌溉是环环相扣、节节相通,一丘田不保水会影响下游田的保水。 紫鹊界正在做旅游,出现垮埂肯定影响景观,而且紫鹊界正在申请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荒田就更不能出现了。

  “能种多少,就拼了命也要种。”“留住梯田,还能让大家记住自己的根。”“荒了老祖宗留下来的良田太可惜啦!”奉爷爷常常这样对我们说,其实也是在给他自己鼓劲。

  奉爷爷,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又朴实的梯田守望者,在紫鹊界8万亩梯田中,这样的守望者还有很多很多。一天复一天,一年复一年,用最原始的劳作,守望着土地、也守望着梯田,他们内心有个愿望,希望旅游能带来比种田更多的收入,希能年轻人能回到村里种田,家里的孩子就有人管了,希望田垅里的水一丘丘、一年年流下去……

  我想若干年后,这个画面又是怎样一个情况?

  在层层叠叠的梯田中,谁还在汗流浃背地耕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