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五代人与故宫的故事
更新于:2017-11-17 23:34:47 来源:
   在梁金生看来,每年的金秋,都是故宫最好的季节。从1979年进入故宫起,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38年。作为故宫曾经的“大内总管”,他在2008年退休后又被故宫返聘,继续进行文物的清理。


1933年,午门前的广场上摆满了准备南迁的文物。

  梁金生的父亲梁匡忠服务故宫的时间更长。从1941年17岁进入故宫到1994年70岁退休,加上返聘的8年,工作时间长达60年。爷爷梁廷炜,1933年2月和故宫的文物南迁后,就再也没能重回自己住过的四合院。高祖父梁德润与曾祖父梁世恩都是如意馆的画师。故宫博物院就收藏有他们的书画作品。

  1900年出生的梁廷炜算是如意馆的最后一代画师。1925年成为当时的“清室善后委员会”的一员,对紫禁城的文物进行典查。

  当时在故宫工作,一家人的日子本来很安稳。可是“九一八事变”之后烽烟四起,故宫决定将古物南迁,梁廷炜他们光是将这些从未离开过紫禁城的文物装箱,就用了足足一年的时间。1933年载着国之重宝的火车离开北京时,梁廷炜他们都未带任何家人。一直到1936年底,在南京扩建了朝天宫,成立了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相关文物从上海迁往了南京,全家人才得到准信儿前往南京团聚。

  不曾想“七七事变”后,战事很快蔓延到南京,南京分院的文物又分3路运往四川,一大家子又随同古物一路西迁,经武昌、西安、宝鸡、汉中,最后于1939年抵达四川。13427箱又64包。书画9000余幅,瓷器7000余件,铜器、铜镜、铜印2600余件,文献3773箱……这么多的文物、这么远的距离、这么频繁的转移,途中多次遭遇车况、路况和天气状况的突变,还随时面临日军轰炸的危险……文物居然安然无事,简直创造了人类文物迁徙史上的奇迹。

  抗日战争胜利后,分存于峨眉县、巴县、乐山县三处的文物先集中到重庆,1947年再运回南京。梁廷炜一家又随着文物回到南京。在孩子们的记忆中,每一年的春节他们都是在不同的地方度过的。文物走到哪里,家人就到哪里。

  1979年7月9日,30岁的梁金生从内蒙古插队返京后到故宫博物院工作,成为梁家第五代故宫人。

  梁金生至今记得刚被故宫录取时,父亲有好几天都掩饰不住兴奋。“我也很高兴。打小给父亲送饭,天天都能穿过故宫,对那里的一切都有深厚的感情。当时家里离故宫很近,第一天上班,我一路骑车只用了10多分钟就到了。看着故宫的那扇大门缓缓打开,还是很不平静的。”刚到故宫的时候,他只是工程队的一名普通工人,负责古建维修。1984年,被调到保管部工作,负责故宫150多万件文物的保管、征集和抽查工作,才有幸见到了爷爷和父亲一起守护过的南迁文物。

  上世纪90年代梁金生去台北故宫博物院参观,发现许多文物的编号与北京故宫的老账目一模一样。故宫副院长李季曾说,梁金生把文物的编号看得比命还重。正是在梁金生担任文物管理处处长期间,故宫用将近7年的时间,完成了建院以来最为彻底的一次文物清理工作,为180万件(套)藏品配好了身份证。

  梁金生现在每天依然和过去一样骑着自行车进入东华门,沿着筒子河向北行,经过俗称的“三座门”,拐进树影婆娑的宫廷部,走进自己熟悉的办公室,整理那些别人看起来极其繁琐枯燥的数字。

  (据《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