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为什么青睐数字“一”
更新于:2017-11-03 22:35:55 来源:
   很多人都会认为,古人对“9”和“12”等数字最为青睐,如古代帝王被称为“九五之尊”,紫禁城内各个宫殿、城门上金黄色的门钉横九排、竖九排,一共九九八十一颗;古代天干地支纪年法中有12地支,一年有12个月,一天分12个时辰,人有12生肖等等。其实,在古人眼里,“一”也是一个神奇的数字:“一”即始,春节放在农历一月初一,代表“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一”即全,“合二为一”、“九九归一”;“一”即大,“一鸣惊人”、“一统江山”……

  数字“一”为何被视为“新”的开始?

  《汉书》 :新朝“以十二月朔癸酉为建国元年正月之朔”

  古人对岁首、月首格外青睐。一年中的第一个月,古人称为“正月”,预示新纪元的开始,故又称为“元月”。古人的重大活动,往往都选在元月进行,如开国皇帝赵匡胤于公元960年元月,在澶州发动兵变,黄袍加身,改元“建隆”。大明王朝建国也选择在岁首。朱元璋于元公元1368年一月初四,在应天府(今江苏南京)即皇帝位,改元“洪武”,国号“大明”。

  再往前追溯,西汉建国也在一月,开国皇帝刘邦于公元前202年农历一月,在氾水之阳(今山东定陶境内)举行登基仪式。因为一月在古人心中大吉大利,有的王朝赶不上元月,甚至出现人为改月序的现象。如篡权代汉的王莽,在公元8年十二月定天下之号为“新”。据《汉书·王莽传》,为了能争到岁首,王莽下令,“以十二月朔癸酉为建国元年正月之朔”,年号“始建国”。

  能赶上岁首一月份当然是好事,如果赶不上,古人退而求其次,选月首初一也不错。如大清王朝,就是选在阴历十月初一宣布建国的。《清史稿·世祖本纪一》记载,明崇祯公元1644年五月初二,辅政王多尔衮率军攻入明朝京师北京城。但皇帝福临直到“冬十月乙卯朔”,才“亲诣南郊告祭天地,即皇帝位”。“冬十月乙卯”就是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十月初一。

  南宋则选择了五月初一。宋高宗赵构于公元1127年五月初一,于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帝位,改为“建炎”,中国历史上从此出现了南宋。

  老子为何将“一”看成整个世界?

  《道德经》 :“侯得一以为天下正”

  古人对数字“一”的崇拜,首先是受到了中国本土宗教道教思想的影响。道教鼻祖老子在《道德经》第三十九章中有这么一种说法:“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得一以为天下正。”大概意思是,沾上“一”就有好事:天得到“一”,因而清明;地得到“一”,因而稳定;神得到“一”,因而灵验;溪得到“一”,因而充盈;万物得到“一”,因而滋长;侯王得到“一”,可以做天下首领。


老子在《道德经》提出“道生一,一生二”思想。图为郭店楚墓出土的最早的《道德经》竹简。

 

  老子把“一”看成世界的全部。《道德经》第四十二章的一句话,是老子对“一”的核心理解:“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谓“道”,就是宇宙生成法则,老子这种“一”思想,其实是一种“一元论”观点,与西方“二元论”完全不同。

  而在古代帝王看来,数字“一”的外延比内涵更重要:“一”是所有,即“大一统”。这层意思《春秋公羊传·隐公元年》说得最清楚,该书第一章第一段就谈“正月”和“大一统”:“春王正月,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岁之始也。王者孰谓?谓文王也。曷为先言王而后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用白话来说就是,鲁隐公元年春天,是周历正月。“元年”是鲁隐公摄政的第一年;“春”是一年中第一个季节;“王”是周文王。为什么先说“王”而后说“正月”呢?因为是周文王制定的正月。为什么要特别说“王正月”呢?这是表示重视周王朝的统一大业。

  中国人的“大一统”思想即源于此说。既然数字“一”这么有内涵和深度,古人自然认为岁首月初是吉祥的好日子,将建国日这类重要活动定在“一月”、“一日”也就理所当然、顺理成章了。

  “一”与“壹”是什么关系?

  《容斋五笔》 :“古书及汉人用字,如一之与壹”

  古人喜欢数字“一”,还与远古创世纪神话有关。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在释“一”字时,就受到了远古创世纪神话的影响:“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许慎的这种解释,与老子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观点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与《易经》所谓“太极”、“太一”也是一层意思:“易有太极,太极是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远古世界就是这样从“一”无所有中裂变、产生的。所谓“一生二”,表示万物之始,这是个好兆头。汉代儒学家董仲舒继承了这一观点,据《汉书·董仲舒传》,董仲舒进一步解释:“一元之意,一者万物之所从始也,元者辞之所谓大也。谓一为元者,视大始而欲正本也。”

  说到这里,就要提到与“一”关系十分密切的“壹”了。“壹”是数字“一”的大字,其原始意思与“一”有一种巧合,竟然也有创世纪的意思。“壹”字形取于“壸”,而“壸”在古代是“瓠”的意思,“瓠”即葫芦,葫芦多子,象征繁殖、生育。在葫芦崇拜神话中,中华人类始祖伏羲、女娲都是葫芦的化身。所以,从民俗神话角度来说,中国人都是“葫芦娃”。

  但在早期,“一”与“壹”的字义是有区别的,因为两字产生的根源不同。在春秋战国以前,“壹”更多代表专一,当时的“专一”全部写作“专壹”,《鸤鸠》序中“刺不壹也”的说法,就是“用心不壹”的意思。因为“一”与“壹”在内涵上有重叠,后来意思就“合起来”了。南宋洪迈《容斋五笔》“一二三与壹贰叁同”条即称:“古书及汉人用字,如一之与壹,二之与贰,三之与叁,其义皆同。”

  “壹”成为数字“一”的大写,出现在先秦时期。如在秦权量刻辞中,“不一”均刻为“不壹”,说明此时的“壹”已是“一”之大写。

  “一”与“二”关系为何最密切?

  《礼记》 :“共牢而食,合卺而酳”喻合二为一

  因为其他数字都是由“一”产生的,所以“一”与其他数字都有关联。与“一”关系最紧密的,要算数字“二”,最常见的说法是“合二为一”、“一分为二”等。


清代年画《和合二仙》。

 

  “一”和“二”之间有一种原始的辩证思想。“一”代表“合”,象征统一,即“合二为一”;“二”喻示对立和分裂,是“一分为二”,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国家“统分说”,就是“一”与“二”数字概念的转换。

  在民俗学上,“合二为一”与“一分为二”代表着“和谐”。中国传统婚俗中有一道“合卺”程序。据《礼记·昏义》,这道程序要求新婚夫妇“共牢而食,合卺而酳”,就是俗话说的喝“交杯酒”。为何把喝“交杯酒”称为“合卺”?“卺”的意思是一只葫芦剖开来,新郎新娘各执一瓢,用酒为对方漱口,象征两人从此“合二为一”,成为“一家人”。这种“合卺”就是民间所谓“和合”,由此还创造出了“和合二仙”:两仙一持荷花,一捧圆盒,取谐音“和合”。

  “和合”即“和谐”。古代还有男女情人间用鞋喝酒的现象,就是基于“喝鞋”(和谐)。对这种民俗现象,叶舒宪等现代学者认为,男女用鞋喝酒,除了表示“和谐”外,因为鞋总是成双成对,还喻义“二合为一”。

  说到底,古人喜欢数字“一”,意在始于“一”、合于“一”,登基建国选一日或一月,是图个国家统“一”。尽管不乏迷信色彩,但也表达了一种祈盼和愿望。

  (本版稿件均据《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