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肚子谁说了算?
更新于:2017-09-09 00:17:35 来源:金鹰报
   自己的肚子谁说了算?

  近日,一则“孕妇喊疼想剖腹产被家属多次拒绝后跳楼自杀”的新闻刷爆网络,再次引发剖腹产(手术)到底谁说了算的讨论。顺产或是剖腹应该由谁决定?家属是否有定生死的权利?医院该坚持医学现象还是遵循家属意见?本期律师沙龙见真章。

  【案例】8月31日,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一名待产孕妇,因疼痛难耐两次提出剖腹产未获同意,最终选择跳楼自杀。目前,院方和家属各执一词。医院披露马某跪求家属的视频,称产妇马某签署《授权书》委托丈夫,在她本人没有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而家属称口头已说过不行就剖腹产。

  【律师代表】

  ★湖南中航律师事务所

  李南欣律师(医院辩护律师视角)

  ★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

  孙治钢律师(患者家属辩护律师视角)

  ★湖南联合创业律师事务所

  康华律师(陪审员视角)

  小马:现行的有关手术签字制度是怎样规定的,“家属不签字,医院不手术”有法律依据吗?

  李南欣:本案患者及其家人与医院之间在民法上应当是相对平等的合同关系,事实上患方对医院是有选择权的。有约定依约定。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家属不签字,医院不手术”,但合同约定对双方有约束力,双方均受约定的限制。法律人都知道书面合同效力高于口头合同,而患者本人处于特殊时期,很多患者孕期有一定程度的抑郁或心理不适,更需要家人的劝慰和解释。对于真正敢于自负其责签署所有文件、交纳所有费用的患者,我相信院方也不大可能转而求其次非要按家属意见处理。当然在本案中大家更会认为这是医院怕担责的表现,那么医院应当承担经患方家庭协议决定产生的不利后果吗?我认为不应当。我个人认为患者的不幸,其本人身体与思想的个性是主要原因,家庭之间协商与观察不充分是次要原因,医院应当承担人道主义义务。

  小马:产妇马某签署的《授权委托书》是否具法律效力?

  孙治钢:《侵权责任法》第55条第一款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依现有的材料看,并无胁迫等情形,孕妇马某签署的《授权委托书》是有效的,但最终决定权还是在马某,在马某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根据情况变化本人明确要求剖腹产的情况下,医院要求马某的丈夫签字同意没有法律依据。

  小马:身体处置权、手术签字权首先属于谁,家属意见能否代替病人意志?

  康华:我国法律对于告知患者本人及近亲属医疗风险方案等顺序有明确规定:《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再者,根据民法和合同法相关原理,委托人(产妇)与受托人(丈夫)意见不一致时,应以委托人意见为准,除非委托人意识不清或者其他特殊情况的存在,而本案中产妇下跪要求剖腹产,医院也建议剖腹产,仅仅因为受托人意见不一致而不按委托人意见办理,医院应承担相应责任。依据上述规定,首先还是患者说了算,只有在不宜向患者说明的情况下,才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小马:从此案看,家属、医院各要承担怎样的责任?

  孙治钢:需要考虑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家属、医院甚至患者本身都有责任。首先,医院要求撤回授权委托才能做剖腹产手术不符合法律规定,是诱发孕妇情绪失控出现意外的重要原因;另,意外发生在产房,医院没尽到一般的安全义务。二,意外的发生,孕妇本身也有责任。此案并非手术中出现意外,而是在选择何种生产方式僵持不下的情况下,孕妇自己情绪失控出现意外。孕妇需多一份沟通,而不是选择轻生。三,家属在孕妇待产的过程中也有看护、照料义务。出现新情况需多沟通。

  【小马结语】

  生产是每个家庭必须面临的关卡,谨记事故才能避免故事的发生。在大众都因各种舆论导向去追责的时候,我们应冷静下来思考如何才能避免出现下一个产妇马某,医院、家属、社会应怎样对待这伟大而脆弱的群体。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希望未来再无相关案例。

  整理 杜巧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