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们妙趣横生的开学第一课
更新于:2017-09-01 22:45:46 来源:
   大师们妙趣横生的开学第一课

  “兄弟我是没什么学问的”;“你们要睡觉,我不反对,但请不要打呼噜,以免影响别人”;“你们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当然也是我的幸运”……你能想象,民国大师们上课的“开场白”会是这样的吗?开学在即,让我们一起来听这些民国大师们开讲第一课。

  陈寅恪: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

  史学大师陈寅恪,在西南联大讲授隋唐史,每到开学季的第一课,他都会开宗明义:“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外国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自己过去讲过的,也不讲。现在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每次上课,陈寅恪必携带要引用的书籍多种,以黄布包裹,拿到教室,放在讲台上。遇到引证的重要文句,必写在黑板上。讲到入神的地方,往往闭目而谈,至下课铃响,还在讲解不停。他讲课虽多平铺直叙,但听课者并不觉枯燥,反而觉得是一种享受。


1946年8月,陈寅恪重返清华时,已是盲人教授。每天上课,他便让人先把要点写在黑板上。然后坐到椅子上,闭眼或睁眼开始讲课。

 

  章太炎:声势浩大摆谱最厉害

  国学大师章太炎的开学季声势浩大,摆的谱也最厉害。章名满天下,前来听讲者甚众,每次上课,都有五六名弟子陪同,有马幼渔、钱玄同、刘半农等,都是一时俊杰,声名在外。章国语不好,便由刘半农任翻译 ;常引经据典,便由钱玄同写在后面的黑板上;而一旁的马幼渔则负责倒茶水,可谓盛况空前。章太炎讲课,开口就说:“你们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当然也是我的幸运。”前一句可真是狂到天上去了,不过后一句却让听者很受用。

  沈从文:睡觉不反对,请别打呼噜

  文学大师沈从文小说写得不错,但毕竟是文学青年出身,所以课讲得艰涩难懂。再加上他口齿又不清,听他讲课简直不知所云。不过,他颇有自知之明,开学季一开头就会说:“我的课讲得不精彩,你们要睡觉,我不反对,但请不要打呼噜,以免影响别人。”直截了当,以示做人的真诚。经他这么谦虚地一说,反倒让学生有了几分敬意。

  梁启超:兄弟我是没什么学问的

  清华国学四大导师之一的梁启超,上课的第一句话是:“兄弟我是没什么学问的。”然后,稍微顿了顿,等大家的议论声小了点,眼睛往天花板上看着,又慢悠悠地补充一句:“兄弟我还是有些学问的。”头一句话谦虚得很,后一句话又极自负,他用的是先抑后扬法。

  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刘文典与梁启超的开场白有同工异曲之妙,他是著名《庄子》研究专家,学问大,脾气也大,他上课的第一句话是 :“《庄子》嘿,我是不懂的喽,也没有人懂。”其自负由此可见一斑。

  启功:在下所讲,全是胡言

  启功先生的开场白也很有意思。他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平时爱开玩笑,上课也不例外,他的第一句话常常是:“本人是满族,过去叫胡人,因此在下所讲,全是胡言。”引起笑声一片。

  他的老本家、著名作家、翻译家胡愈之先生,也偶尔到大学客串讲课,开场白就说:“我姓胡,虽然写过一些书,但都是胡写;出版过不少书,那是胡出;至于翻译的外国书,更是胡翻。”在看似轻松的玩笑中,介绍了自己的成就和职业,十分巧妙而贴切。

  由此看来,大师的开学季真是丰富多彩,他们都个性鲜明,为后人称道。大师的开学季,已成时代记忆,体现出了他们有别于常人的真性情,也成为我们了解历史的一把钥匙,更为今天的师生,提供了借鉴与启迪。

  (据《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