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疆卫士钟国宋 我的心依然在部队
更新于:2017-08-11 22:49:55 来源:金鹰报
   守疆卫士钟国宋我的心依然在部队

  文图/ 陈箫

  1949年10月,遵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第一野战军的命令,王震将军率领第1兵团第2、第6军进驻新疆。1949年12月,新疆军区成立,其后的岁月,新疆军区为稳定、保卫和建设边疆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978年转业,家住长沙市雨花区砂子塘街道梨子山社区的老兵钟国宋正曾是新疆军区中的一员。今年已84岁的钟国宋,提起自己的军旅生涯,仍旧激动不已,不止一次大声说道:“我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入伍参军。”


尽管两人都已经80多岁了,但身姿依然挺拔。

 

  一手拿镐,一手拿枪

  1951年3月8日,年仅18岁的钟国宋应征入伍,坐了22天的汽车从湖南永州蓝山县来到了新疆阿勒泰,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骑兵第七师的一名新兵。

  “当时部队在新疆面临两个大问题,一是土匪猖獗;二是新疆地广人稀,经济落后,部队供应紧张,所需物资全都要从兰州通过汽车运过来,非常麻烦。所以,剿匪与自力更生成为部队的首要任务。”被分配在骑兵第七师政治部组织科的钟国宋除了必要的军事训练外,其它时间都在“路到头、水到头、人烟到头”的荒漠中,开荒造田,修渠引水,绳作纤,人作犁。“没有房子,也没有帐篷,战士们都是砍伐芦苇搭个棚子,或挖地洞以芦苇覆盖,不能避风也无法挡雨,下雪时,早晨起来被子已经被白雪覆盖。吃的基本都是包谷面、豌豆面,枪还不能离身,因为随时会遇到土匪,那真叫一手拿镐,一手拿枪。”钟国宋说,“我们既是战斗部队,也是生产部队,如果不是南泥湾精神的指引,如果不是军队铁的纪律,没有人能在那种严酷环境下生存下去,更不要说开荒种地自力更生。”

  新疆军区从1950年开始至1952年底,共开垦土地15133万余公顷,创建了20多个垦区和39个大型军垦农场,修建了遍布全疆的8个水利灌溉大渠和一批大中型水库,灌溉面积达到13133万余公顷,“虽然辛苦,但是成果辉煌,你说我怎能不骄傲?”

  为剿匪部队送棉衣

  1952年5月,钟国宋调到骑兵第七师后勤部军需供应科,负责阿勒泰富蕴县剿匪指挥部战备物资供应工作。8月2日,钟国宋接到命令到阿勒泰西岔河部队驻地取回一批棉衣,再运送给前线的剿匪部队,刚执行完任务回来的钟国宋顾不上休息,带着几个馍馍和两颗手榴弹就匆匆赶路。在随时随地都可能遇到土匪的情况下,钟国宋不分昼夜,专挑偏僻难走的路走,穿过荒无人烟的大山、茂密的原始森林,终于在8月4日凌晨两点赶到驻地。稍作休整后,他与驻地派出的六名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战士一起,将300套棉军衣送往剿匪部队休整驻地。“其实这是件很普通的事情,可是直到现在我一直难以忘记。那是因为,我在去取棉衣的路上遇到了棕熊,当时棕熊离我约50公尺左右,我一动不动和它对视了片刻,棕熊才晃晃悠悠地走进山林。”钟国宋笑着说道:“后来听当地的牧民讲,棕熊没有袭击我,一是因为我没有动;二是可能它吃饱了。所以,我是很幸运的。”

  1958年,阿勒泰富蕴县再次发生匪患,钟国宋参加了对土匪的狙击战,他始终冲锋在前,并打响了狙击战的第一枪,在追剿土匪的过程中,为切断土匪后路,他带领6名战士在零下30℃的雪山上连续蹲守7天7夜,没让一个土匪越过他们的防线。

  60年风雨同舟

  钟国宋的老伴周志立同样也是新疆军区的转业军人,1952年从长沙参军到了新疆。1956年,周志立经部队同志介绍认识了钟国宋,一个在师部,一个在团部,书信是他们认识彼此最主要的工具。几个月后,周志立因工作需要被调到了师部,这下两人有了更多相处的机会,接触越来越多,感情也越来越好。1957年9月2日,钟国宋和周志立在部队举行婚礼,“我当时是看他老实,话不多,有责任心才嫁给他的。”周志立一脸笑意地说:“可是,他现在变了,变得越来越能说,很多时候,他说话时我连话都插不上。以前家里是我做主,现在也变成他做主了。”尽管是埋怨,但周志立的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下个月就是我们结婚60周年了,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什么甜言蜜语,但我知道他一直都在默默地为我付出,我现在身体不好,不管去哪里,他都会牵着我。”


1957年,钟国宋与周志立在新疆合影。

 

  尽管钟国宋和周志立已经转业多年,但他们在家聊得最多的还是当年在部队的事情,时不时翻出在部队时拍的老照片看看,回忆那段艰苦而峥嵘的岁月,“虽然我们人已经转业,但我们的心依然还在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