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汛抗洪 古有方略
更新于:2017-07-13 15:46:40 来源:
   防汛抗洪 古有方略

  今年入夏以来,湖南遭遇了特大洪水,防汛形势十分严峻。在人类历史进程中,洪涝从来都是人们最常面临的自然灾害,古人怎样防汛抗洪呢?


“羊报”类似于黄河流域的“羊皮筏”。

  我国现存最早的防洪法:《河防令》

  自古以来,随着我国人民对洪涝灾害防御、水资源配置、水资源保护等方面的管理逐步深入,形成了内容丰富的法律、制度和乡规民约。早在春秋时期就有“无曲防”的条约,西汉出台了《水令》、《均水约束》,唐代有《水部式》,宋朝有《农田水利约束》等,都对防汛抗洪有过或多或少的规定,显然历朝历代都注重从制度上来保障防洪工作的顺利进行。而公元1202年,金章宗颁布实施的《泰和律令》中的《河防令》,应该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防洪法规。

  《河防令》的颁行,不但对当时金国占领下的黄河、海河等水系的防洪工作起过重要作用,而且对后世的河防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金以后各朝代的防洪法规,多由《河防令》引申而来。经过长期的实践,依法治水依法防汛抗洪,已经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并且积累了大量的治水和防汛抗洪经验:大禹疏导洪水的方法,成为后世治国的借鉴;西汉贾让治河三策中的“上策”,充分体现了人与洪水和谐相处的思想;明代水利家潘季驯在长期治黄实践中总结出的“筑堤束水、以水攻沙”的治黄方略,更是对今天的黄河治理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世界最早期水文站:白鹤梁

  在防汛上,我国古代十分注重水文的观测和预警。我国古水文站有一处罕世遗迹,就是白鹤梁。白鹤梁是重庆涪陵城北长江中的一道天然石梁。由于白鹤梁的梁脊仅比长江常年最低水位高出2-3米,几乎常年没于水中,只在每年冬春之交水位较低时才部分露出水面,故而古人常常根据白鹤梁露出水面的高度位置来确定长江的枯水水位。

  从唐代起,古人便在白鹤梁上以“刻石记事”方式记录长江枯水水位,并刻“石鱼”作为水文标志。白鹤梁石鱼题刻保存最好,价值也很高。它记下了自公元764年后持续72个年份的枯水记录,共镌刻163则古代石刻题记。所以,白鹤梁应是世界最早期的“水文观测站”。

  “水报”预警:“羊报”与训狗传信

  古代不仅注重水文观测,也十分注重汛情的预报和报警。为防洪,便产生了“水报”。这是和“兵报”同样重要的加急快报。这种汛情传递的紧急程度往往比兵报更危急。

  在古代,黄河堤岸备有报汛的“塘马”。当上游地区降暴雨河水陡涨时,行政主官就将水警书于黄绢遣人急送下游,快马迅驰,通知加固堤防、疏散人口。这种水报属接力式,站站相传,沿河县皆备良马,常备视力佳者登高观测,一俟水报马到,即通知马夫接应,逐县传到开封为止。

  古代,报告水警还有一种独特的“羊报”。所谓“羊报”,就是报汛水卒。当测得险情时,“羊报”便迅速带着干粮和“水签”(警讯),坐上羊舟用绳索把自己固定好,随流漂下,沿水路每隔一段就投掷水签通知。下游各段的防汛守卒在缓流处接应,根据水签提供的水险程度,迅速做好抗洪、抢险、救灾等各项准备。

  元代时,朝廷还据自然条件,设陆站、水站、轿站、步站等报警驿站。东北地区由于路况差,故设有狗站。原来,我国元代官方很重视发挥狗的作用,训练狗作为通信报警工具,用于报告水警的狗最多时达3000条。当时在辽东、黑龙江下游等地区就设立有15处狗站用于报告水警。 (据《南昌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