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名家笔下的美食
更新于:2017-06-23 21:47:49 来源:
   古今名家笔下的美食

  文/《金鹰报》记者 杨湛 整理

  近日,中国版《深夜食堂》开播,结果引来观众的集体吐槽。对于中国人来说,人生无大事,吃就是大事。早在孔老夫子那里,已经开始谈论饮食之道。他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理论。本期我们来感受古今名家笔下的文字美食,包您读来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苏轼:尤爱吃鱼

  以北宋文学家、政治家苏轼的号“东坡”命名的菜肴“东坡肉”、“东坡肘子”、“东坡鱼”等可谓家喻户晓,苏东坡不仅是一位精于餐饮的美食家,还是一个善制佳肴的烹饪大师。苏东坡精于美食,尤其喜爱吃鱼。“姜芽紫醋炙鲥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尚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莼鲈。”诗中描绘的就是东坡大师烹制鲥鱼享用美味的场景。

  梁实秋:文章可当菜谱

  梁实秋擅长于写幽默风趣、活泼洒脱的闲适小品,他的《雅舍小品》与《秋室杂文》被朱光潜先生认为“对于文学的贡献在翻译莎士比亚的工作之上”。《雅舍小品》中有多篇描写美食的文章,文字简洁而余味无穷,写西施舌(一种贝类)、醋熘鱼、狮子头、薄饼的几篇读来令人想据案大嚼大快朵颐,梁先生写老北京的烧鸭、豆汁儿、小吃酸梅汤和糖葫芦,读来更令人口角生津、垂涎欲滴。据说在台湾,家庭妇女都把梁实秋的《雅舍谈吃》当菜谱读的。

  周作人:美食里饱含故乡情

  翻阅周作人的著述,有关饮食的文字亦比比皆是。关于吃饭与筷子、喝酒与酒友,关于鱼、蟹和海错,关于臭豆腐、油炸鬼和端午节,关于苦茶、盐松树和北京的茶食,关于梅子、菱角和故乡的野菜,等等等等,总有些清新隽永、别出心裁的妙论,他曾在苦雨斋里不止一次说起他家乡绍兴风味食物。就算是野菜,在他平淡冲和的文笔下,也不免让人神往。试想一下,在风雨潇潇之夜,坐在乌篷船里,喝几盅酒,听雨打小船的声音,那份意境实在唯美。

  汪曾祺:“满口噙香中国味的作家”

  汪曾祺爱吃会吃在现代文学史上是很有名的,金庸赞誉他是“满口噙香中国味的作家”。他笔下谈吃,既是在谈“吃”之俗趣,也在谈一方水土、一方风俗。在汪曾祺笔下,食物有地域性格。如《胡同文化》一文中,汪曾祺写道:“北京人易于满足,他们对物质生活要求并不高,有窝头吃就知足了。大腌萝卜就不错。小酱萝卜,那还有什么说的。臭豆腐滴几滴香油,可以待姑奶奶了。虾皮熬白菜来了,嘿!”真是妙,把老北京的家常小吃写绝了!

  汪曾祺不但文章写得清淡,做菜也有一手。据说台湾女作家陈怡真来大陆访问,指明要去他家作客,那顿菜并不奢华,都是汪老亲自下厨。其中一道干贝萝卜,女作家连称好吃,吃不完竟要打包带走。后来汪老说,那些天正是小萝卜最嫩的时候,水分又足,当然不难吃。


汪曾祺号称美食文学大师。

 

  陆文夫:四块钱吃出个美食家

  陆文夫是堪与汪曾祺比肩的美食家级的作家。《美食家》是陆文夫先生的巅峰之作,很多人说看了《美食家》就想吃、想流口水。连外国人都知道中国有个美食家陆文夫。陆先生本来不懂吃,他年轻时常和老作家周瘦鹃一起品尝苏州美食。周瘦鹃精于此道且博古通今,常把许多菜的出典、来龙去脉讲得头头是道,这些陆文夫都记在心中。那时,苏州作家协会有个小组,一个月总要碰两次面、开个会,其实就是每人出四块钱吃一顿。于是,二十几岁的陆文夫跟在老作家身边学会了吃,耳濡目染的也就成了个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