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是项军事技能
更新于:2017-05-19 20:53:34 来源:
   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在中国走红,该电影不仅在票房上与同期好莱坞大片和国产大片相比毫不逊色,在中国社交网络上更是获得了中国网友打的高分。在电影中体育竞技摔跤让观众如临真实赛场。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中国古代的摔跤,是怎样一个情况。


清善扑营摔跤图,故宫博物院藏。

  摔跤是项军事技能

  徒手搏斗的摔跤,在古代是军事作战的技能之一。黄帝蚩尤部落大战中,蚩尤部落的人头戴假角、用头冲撞的作战方式,就是摔跤的最早起源,因此摔跤也被称作“蚩尤戏”。

  据《礼记·月令》记载:“孟冬之月,天子乃命将帅讲武、习射、御、角力。”说明射箭、驭车和角力,都是士兵作战的重要技能。角力就是互相扭打的“两两较力”,将帅在冬季还要对自己的部队进行检阅,以观其训练成绩。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兵器并不锋利,作战时经常发生兵器折损的情况,因此,徒手作战技术就十分重要。春秋时吴楚的柏举之战,楚国的军队一败涂地。楚国大夫莫敖大心只身冲入敌军,徒手打死、摔伤了几个人,最后以身殉国。由此可见,在战场上同敌人角力是生死拼搏,手下绝不能留情。

  晋国的中军元帅赵简子,也就是后来三家分晋的赵襄子的父亲,他的戎右少室周是一个善于摔跤的能手。古代一辆战车上有三个甲士,中间的人驾车,左面的执弓箭,右面的执戈矛,分别对抗远、近程搏斗。而元帅的战车上只有旗鼓,没有弓箭手,戎右就成为保卫将帅安全的武装卫士。少室周当了赵简子的戎右,于是寻师访友切磋武艺,提高自己的摔跤技术。

  晋阳城有一个叫牛谈的人,虽然是奴隶出身,但摔跤本领不容小觑。少室周去晋阳找到牛谈,提出与他摔跤比赛。第一跤被牛谈摔了个脸朝天,第二跤又摔了个肩背着地,一连输了几场比赛。少室周十分佩服牛谈的摔跤本领,便向赵简子推荐,把自己戎右的职位让给牛谈。由此可见,摔跤是近距离军事作战的重要技能,民间的摔跤比赛也很注重道德修养,输的人甘愿荐贤让能。

  (据《华西都市报》)

  摔跤赢来的状元

  古代的科举考试,中状元靠的是诗书文章。书生们日夜苦读圣贤书,勤练写文章,为的就是能在科举考试中一展身手,争取“一举成名天下闻”。不过在宋朝,有一位状元的头衔是靠摔跤赢来的,人称“手搏状元”。又不是考武状元,居然要比试摔跤,这经历听起来令人咋舌。

  宋朝的殿试内容,都是三道大题目,“一赋一诗一论”。既然大家都过关斩将到殿试,其实学习成绩和写作水平不相上下,如何加以区分呢?宋太祖赵匡胤行伍出身,做事雷厉风行,他主持科考殿试时,曾有这么一个规定——殿试第一个交卷的人可得状元,“每以先进卷子者赐第一人及第”。规定一出,只见考场上应试的举子们,为了拔得头筹,个个奋笔疾书。这似乎也有些道理,交卷快的人才思敏捷,以后为官一方,办事能力差不到哪儿去。

  开宝八年(公元975年),赵匡胤亲自主持殿试,当时最后一道考题叫做《桥梁渡长江》,王嗣宗和陈识二人同时最先交卷。赵匡胤文化不高,看了两篇满是“之乎者也”的文章后,一时也分辨不出高低。于是他沉思片刻,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这样吧,你们俩就在我面前手搏,让我看看……”听了这话,陈识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反应机敏的王嗣宗“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此时,赵匡胤被逗得哈哈大笑,指着王嗣宗说:“你就是新科状元!”

  (据《城市快报》)

  康熙摔跤擒鳌拜

  电视剧《康熙王朝》和《鹿鼎记》中都有一个相同的故事情节,康熙皇帝养了一群摔跤手智擒鳌拜,这个故事在历史上确有其事。

  满人把摔跤称为“布库”,清朝统治者保持了满人爱好摔跤的习俗。大清入关后大力提倡摔跤运动,一是用摔跤练兵,二是把摔跤作为娱乐活动。八旗军中经常进行摔跤比赛,对失败者罚以牛羊,因此八旗军有许多摔跤好手。朝廷又从八旗子弟中精选摔跤出类拔萃的青年,成立了善扑营,每逢国宴庆典就出来表演。

  设立这个善扑营与康熙皇帝有关。康熙登基时只有八岁,朝中一切大权都由辅政大臣鳌拜操纵。鳌拜飞扬跋扈,一点儿也不把这个小皇帝放在眼里。康熙长到15岁时感到忍无可忍,一心要除掉鳌拜,夺回权力。“满洲第一勇士”鳌拜戎马一生,身经百战,如何把他扳倒呢?

  康熙想出一个妙计,从宫外精选了十几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成天练习摔跤,佯装沉迷游戏。一天,康熙召鳌拜入宫觐见,他一声令下,这些平日训练有素的摔跤手们一拥而上,将鳌拜摔倒在地,动弹不得。康熙夺回权力后就成立了善扑营,集中了天下的摔跤能手。他们既是皇帝身边不带刀的贴身侍卫,又有精湛的技艺为皇帝表演,深受皇帝喜爱。

  (据《华西都市报》)

  痴迷摔跤的皇帝

  摔跤这项兼具趣味和刺激的运动,在历代皇帝中收获大批拥趸。《史记·李斯传》记载说,秦二世“在甘泉宫,方为角抵俳优之观……”秦二世胡亥爱看角抵,他在甘泉宫中有滋有味地欣赏角抵时,哪怕丞相李斯有重要的国事求见,也要吃闭门羹。

  角抵运动到了汉代,发展成精彩的百戏。《汉武故事》记载:角抵之戏,“汉兴虽罢,然犹不都绝。至上复采用之。并四夷之乐,杂以奇幻,有若鬼神”。这种有音乐伴奏,有故事情节的武打称之为角觝戏。它已经脱离了体育的范围,成了后代戏剧的滥觞。

  这种角抵戏,汉武帝特别喜欢。《汉书·武帝纪》记载,刘彻在元封三年(公元前112年)、元封六年曾两次举办大规模的角抵戏。与此同时,汉武帝还常以角抵戏接待外宾,“设酒池肉林,以饷四夷之客,作巴渝都卢、海中砀极、曼衍鱼龙、角抵之戏,以观视之”,可见角抵戏当时多么受欢迎。

  到三国时,吴国的亡国之君孙皓也喜欢看摔跤。这位昏庸的皇帝,抱着病态的观赏心理,命令宫女们头戴饰有垂珠的金首饰进行摔跤比赛。看着宫女被摔得梨花带雨,他没有怜香惜玉,反而哈哈大笑。这项简单粗暴的运动既苦了宫女,也苦了御用工匠,这些贵重的首饰在摔跤比赛中大量损坏,工匠们只好不断翻新、加班加点制作,以供皇帝取乐。

  这些只是作为旁观者的皇帝,和北齐文宣王高洋赤膊上阵相比,简直不是一个等级的。魏晋南北朝时期,高洋是位鲜卑化的汉人,痴迷于摔跤。他称帝之后,常常在王公国戚的家中找人角力取乐,以打斗摔跤为能事,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抓过来先角力一番方才罢休,简直如痴如醉。这在历代君王中非常少见。

  (据《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