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父亲
更新于:2017-05-19 20:43:11 来源:金鹰报
   我的老父亲

  文/李建军 (中建二局西南分公司)

  1939年1月15日,我的父亲出生在湘北的一个小山村。抗战期间爷爷不幸罹难,父亲自幼与我双目失明的奶奶相依为命,靠村里人一些微薄救济勉强度日。祸不单行,在又一次“扫荡”中,为躲避残害,父亲的左眼不幸被树枝刺穿,从此成了“独眼人”。

  为了生存,我父亲从八岁起就独自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往返于距村子十里的一个小煤矿淘煤渣,再去集市卖掉,换回微博收入勉强糊口,艰难维持了七个年头。后来经好心人介绍,1953年父亲被招进矿场做工,如此,他们母子二人生活才稍有保障。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家里的土房子墙壁上满满的“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工作者”“先进工人”“道德模范”等二三十张奖状。每次拿回一张奖状贴上墙的时候,父亲都会对着它驻足一阵,年少的我傻傻地问为什么,他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该这样,以后你长大了,也得像我一样,处处为党着想,为人民服务。”

  1982年国有企业湖南省黎家坪水泥厂建厂,需要技术工人去支援,父亲便主动请缨去新厂上班。工作内容就是保证每一块大石头顺利被机械破碎。在破碎过程中经常会有小石子飞出,一不小心就会击中身体,而且一旦机械出现问题或者石头太大、太硬被卡住时,就得自已下到破碎机底部用大勾子把大石头搅动。这个过程十分艰苦,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但每次母亲建议他换岗位,他都说:“我是共产党员,就该去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

  还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在父亲工厂宿舍后面的空地上,一年四季都种满了各种青菜。他利用闲暇时间自己打理,劳动成果大部分都会分给一些贫困职工家庭。不仅如此,村里每一条泥泞道路上,都渐渐铺上了父亲肩挑手提的小石子。他只要闲瑕在家,就会挑上两个萝框去离村不远处的河边捡鹅卵石,然后倒在泥泞道路上,尽力把村里的每一条路都修整得好好的,方便路人行走。村支书、村长那时候是我家的常客,时不时就来家里与父亲谈天说地,还频频竖起大拇指。 1988年父亲因身体原因退休,我的哥哥去工厂接了班。在父亲的教诲下,我哥也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

  而退休在家的父亲,反而更忙了,只要村里谁家有困难,他都冲在前面帮忙。我记得有次村里有位老人生病没钱医治,父亲二话不说就拿出了家里仅有的53块钱。事后母亲和他大吵了一架,父亲依然说:“我是共产党员,不能见死不救。”

  这句“我是共产党员”,被父亲挂在嘴边说了一辈子,也踏踏实实地践行了一辈子。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个平平凡凡的老党员,但他的经历和教诲,却必将深深地影响着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