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有种记忆叫凉薯
更新于:2017-05-13 13:55:40 来源:
   夏天,有种记忆叫凉薯

  文/刘贤安(长沙)

  多少年了,往事如凉薯般清晰,那清脆爽口,流淌出白色乳汁的凉薯着实让我痛苦了一回。

  那时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零食”,什么叫“花衣服”。大热天,偶尔尝一尝种植在地底下的凉薯解渴,也算是一件快乐幸福的事儿。

  在通往我家唯一的一条大街上,只有一家商店,琳琅满目的食品都是装在一个个圆柱形透明的玻璃瓶里,每每碰到顾客买东西,商店营业员神奇地用手揭开圆球状的玻璃盖子,用手伸进玻璃瓶内,小心翼翼地拿出色彩斑斓的食品,放在人工制作的称盘上,“蛋糕4两5钱,一毛八分”。只有碰到有人到商店买食品时,我才敢相信那装在圆柱形的透明的玻璃瓶里的“家伙”是真的,还能够吃。那金黄色的蛋糕高高地放在商店柜台上面,像磁铁一样深深地吸引着童年的我。每每路过那诱人的商店,我不免停下脚步,忍不住抬头望望。

  哥哥姐姐为防止我嘴馋,就在我耳边重复说起那句骗人的鬼话:“装在玻璃瓶里东西是假的,根本不能吃”,我才渐渐淡忘了我的幻想,而且,久而久之相信,“是假的,不能吃! ”

  大热天,我接姐姐放学回家的路上,就在商店的一角,一位农妇蹲在商店阴凉处,手拿芭蕉扇,厚重的肩上斜搭起一条破损的毛巾,她一边吆喝:“卖凉薯啊,清甜爽口的凉薯,最后几个,便宜卖!”一边用芭蕉扇驱赶炎热,手里还不时拿起毛巾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厚厚的毛巾已经被汗水湿透。

  “姐姐,凉薯好吃解渴,买几个尝尝。”“要得。”姐姐爽快地就答应了。我急忙蹲下身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算盘珠似的凉薯。“凉薯太小了。”我分明知道姐姐是想和农户砍价,还担心姐姐不肯拿出钱来:“姐,凉薯小的好看,太可爱了。”话刚落,姐姐朝我瞥了下嘴,示意我不会说话,不要乱说。我明白了姐姐的意图,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静静地等待姐姐掏出钱来。半响,姐姐还在和农户磨嘴巴皮子。农户看出了姐姐的心思:“5个凉薯,3分钱算了,卖完了好回家。”我喜出望外地望着姐姐,期盼她慷慨地拿出3分钱来,可姐姐仍在磨磨蹭蹭,那3分钱硬币始终没能够闪亮登场。

  我急了:“姐,你到底买不买嘛?”姐在我的再三催促下,终于鼓起勇气,将手伸进了口袋,没想那是一条穿眼的裤子,只见姐姐在口袋里翻来覆去,找到自己的硬币没了踪影。姐姐急了,索性将口袋完完全全掏出来,翻了个底朝天,可就是没有找到硬币。“一定是掉在回来的路上了,我得赶紧去找。”姐姐牵着我的小手,找遍了整条大街也没找到。回来的路上,我垂头丧气地跟在姐姐后面,不停地埋怨起姐姐来。我甚至不敢面对那酷暑难耐的农妇,不愿看到那清脆爽口、着实可爱、算盘珠似的凉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