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回家有感
更新于:2017-02-10 18:29:34 来源:金鹰报
春节回家有感

  刘先卫(衡南县)

  春节长假转眼就过去了,常年在外务工的我,一年也就春节期间能回到家乡,短短的几天时间,也算让一年的思念有了排解。

  无数个寂静的夜晚遥望家乡,追忆逝去的美好画面,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总能勾起我刻骨铭心的怀念和童年最真切的记忆。我知道,只有过年回家,在家人的团聚和亲情的包容中,心中的伤感和遗恨才会慢慢稀释、飘散。游子停泊家庭的港湾,感受那份永远不会苍老的父爱母爱,一年中所有的不快和烦恼,会被喜庆和欢乐赶跑得无影无踪,都将冲淡得烟消云散。

  大年三十,我携妻儿匆匆赶回老家,在这“与世隔绝”的小村落里,因为手机信号弱,以至于绝不会被“红包雨”所打扰。

  进入农历新年的腊八节后,街头集市上人潮涌动。父母年迈不便赶集置办年货,二哥二嫂从腊月二十四“过小年”开始,将需要的腊肉腊鱼、酒水糖果、对联炮竹等一切过年食材和年货从市场上采购回家,除夕当日在厨房里忙着烧、炸、煎、煮,哥嫂精心烹制了一桌极其丰盛的“团年饭”。点烛上香,经过一通简短的祭拜先人仪式后,全家幸福地围坐在一块,其乐融融地吃上了年饭,这胜过山珍海味的团圆饭又要让我回味一年。

  我向来喜欢安静,遇到气温在20摄氏度以上的晴好天气,实在难得。我便一个人跑到野外呼吸氧气,沿着儿时的足迹缓缓踱步,走上那条不规则的青石板路。通向田垅中央的老水井,井水清可见底,碧得发亮,还在冒着氤氲的热气,经久不息可见生命力极强。小溪里的水几近断流,窄窄的田埂已经塌垮,泥沙陈积溪流淤塞。一丛丛芦苇在干旱的水田里拔节,枯枝、鸟鸣、夕阳,还有早开的油菜花,正在昭示着美好明天。

  人勤春来早,有老乡挑着粪桶给菜地施肥,老乡打趣说,这也是给它们过过年。春江水暖鸭先知,老乡放的一群鸭子在门前的水田里觅食。

  父母也放养了六只鸭,言语中有些自豪和兴奋:6只鸭每天都能生下6个鸭蛋来,过年祭天地也舍不得宰杀,平时喂鸭食赶鸭子进笼虽然辛苦,儿女不在身边也就自得其乐。鸭子被过年的鞭炮和礼花燃放的“噼噼啪啪”声,吓得溜进溪水里跑出去老远,一直躲到夕阳西下。有老乡闻讯过来一道帮忙寻找,黄昏时分,终于在父亲一声声呼唤中,鸭子踱着方步排着梯队,“嘎……嘎……”欢叫着走进了自己的窝。

  “三十夜的火十五夜的灯。”平常日子一到晚上,家家户户黑灯瞎火。唯有大年夜,也就是传统习俗中的“守岁”,老家灯火通明,照亮了整个夜空,红灯笼喜气洋洋,煞是壮观。即使许多老乡已经在城市扎根,这山间小村还是让他们念念不忘。

  家乡一如颓唐的世纪老人,在孤独中苍老了容颜,在岁月中磨去了锋芒,以致越来越落寞,再也留不下也无力挽住年轻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金猴辞暮送旧岁,雄鸡报晓迎新春。初一早上,大雾笼罩原野,村庄在一片雾霭中若隐若现,宛若蓬莱仙境。

  旭日东升,瑞气呈祥。乡村在鞭炮和祝福声中,热热闹闹掀开新年的帷幕,已然进入鸡年新春。春回大地,老家在变与不变中迎来了一轮新的旭日。阳光照耀着每一寸土地。此时,门前的村道上,异常热闹起来,南来北往的小车、摩托和行人开始走亲访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