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名人过年轶事多
更新于:2017-02-08 11:08:55 来源:
湖南名人过年轶事多

  众所周知,春节是中华民族最悠久最隆重的传统佳节,是举家团圆、访亲拜友、除旧布新、迎禧接福的日子。这样的重要时刻,名人们都是怎么度过的呢?本期特为您盘点,看看这些湖湘名人的过年趣事!

  最“穷酸”——曾国藩借钱过年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12月21日,已任翰林院检讨(从七品,大约相当于国家部委的副处级)的曾国藩在给父母的一封家书中写道:

  “男今年过年,除用去会馆房租六十千外,又借银五十两,前日冀望外间或有炭资之赠,今冬乃绝无此项,闻今年家中可尽完旧债,是男在外有负累,而家无负累,此最可喜之事。”

  一位翰林院的七品官,靠租房子栖身不说,还要靠借钱才能过年。有人说这是曾国藩向父母哭穷,但与其说是向父母哭穷,倒不如说是向朝廷哭穷、叹苦经更为恰当些。

  从史书记载可知,清政府沿袭了明王朝的低薪制,给官员的薪俸非常低。像曾国藩这样的七品官,年俸是90两白银,还有45斛(相当石)大米,换算成现在的购买力,满打满算,其年收入也不过2万多元钱。

  可作为一个京官,有些开销是万万不可省的。首先房租是大头。道光二十年8月,曾国藩租了一个小四合院,一年的租金是160两白银。

  其次,作为一个京官,免不了要交往,要应酬。何况曾国藩原本就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所以在人际交往、请客吃饭、随份子方面花的钱是非常多的。据不完全统计,仅道光二十一年这一年他请客吃饭加随礼就是110两白银,几乎和他这一年的薪俸收入差不多了。

  第三,一项大的花销是购置官服和给付车马费等。当时大臣的车马费,一顶轿子、一辆马车,还有仆人,一年要800两白银,这是曾国藩年收入的六倍多。有学者查阅《湘乡曾氏文献》中道光二十一年的账本,曾国藩雇了七八十次车,加上购买春夏秋冬四季官服,他花销458两白银。他的收入是120多两,“家政”赤字这一年就达到330多两白银。

  曾国藩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家政”赤字,是因为小京官没有养廉银,也没有下属孝敬。不过,曾国藩虽穷却也有其度日妙招,一靠来京做官前在湖南主要富商“打秋风”得来的1500多两白银的资助,二靠地方官来京办事时馈赠的冰敬、别敬(夏天送的叫冰敬,冬天送的叫炭敬,分别时送的叫别敬),虽说每笔不多,但曾国藩道光二十一年共收12笔,计有97两白银。对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第三,就只有靠借贷了。道光二十一年年底曾国藩借了50两白银才过了年,道光二十二年年底借债总数高达400两了。当然,当时北京的这些商人也喜欢借钱给京官,一则京官的信誉比较高,一旦外放做地方官有钱了,还钱是比较痛快的。二则这也好比购买了一种“期权”,也图日后有个好的回报。

  曾国藩后来坐到了两江总督这样的高位,还克己奉公,内方外圆,实属官场另类。

  最浪漫——熊希龄自制贺卡庆祝过年

  一位收藏家收藏的熊希龄先生与妻子毛彦文女士精心制作的新年贺年卡,为我们揭开了熊希龄这位“湖南神童”的别样过年方式。

  熊希龄,近代中国为慈善教育事业“裸捐”第一人,因此被誉为“慈善之父”。他天生聪慧,有“湖南神童”之称。15岁中秀才,22岁中举人,25岁中进士,后被钦点翰林。1913年,他当选为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晚年致力于慈善和教育事业,1920年创办驰名中外的香山慈幼院。

  在他的一生中,有三位女性,深深影响了熊希龄。一是他的母亲吴氏夫人,继而是他的前妻朱其慧,最后一位就是他的续弦毛彦文。特别是他与毛彦文的结合,更具戏剧性。

  贺年卡上的照片拍摄的时间,当在1935年熊希龄与毛彦文结婚至1937年熊希龄去世之间,最有可能是拍摄于1935年秋。1935年,他们夫妇新婚后,回到北平香山慈幼院,与慈幼院的遗孤们,留下了这一珍贵的瞬间。熊希龄创办的北平香山慈幼院,是当时国内唯一最完善,也是最早设立的慈幼教育机构,倾注了他的大量心血。

  细看贺年卡上的照片,只见熊希龄的怀中,还抱有一位年幼的孤儿,可谓“老安少怀”,真是别出心裁。贺年卡如此写道:“老安少怀,恭贺新禧,熊希龄、毛彦文鞠躬”,可惜未署时日。“老安少怀”,语出《论语·公冶长》,其意思是说“使老者安逸,使少者归附,形容使人民生活安定”。这正体现了香山慈幼院的办院宗旨,也是熊希龄、毛彦文夫妇的崇高愿望与美好祝福。

  最勤劳——雷锋过年捡粪

  一九六一年春节这天早晨,建设街小学的三个小朋友被四处的鞭炮声、锣鼓声吸引到街头上来了。他们想去看看秧歌,就向锣鼓喧天的地方奔去。跑到半道上,远远看到一个肩上挑着担子、手里拿着铁锹的解放军叔叔。

  走近一看,原来是雷锋。“雷锋叔叔,春节好!”三个小朋友欢快地敬了个礼。“好啊,小朋友们好!”雷锋亲切地问,“你们去看秧歌么?” 孩子们点点头,看到雷锋挑的粪筐里已经装了不少粪肥,就惊奇地问:“雷锋叔叔,过春节你还捡粪啊!”“春节是个好日子嘛。”

  雷锋放下担子对他们说,“党号召大办农业,咱们抓空几捡点粪,也是支援农业啊。”

  (本版稿件据《长沙晚报》《潮州日报》等)

  最敬业——左宗棠过年仍出队

  左宗棠比曾国藩小一岁,寿命则长了一旬有余。近代作家吴光耀撰《纪左恪靖侯轶事》,文中对话相当生动,比小说还要精彩。左恪靖侯即左宗棠,他因军功封为恪靖侯。字里行间,此老之雄健活脱如画。用现代白话翻译出来,就是下面这段文字:

  正月初一那天,左宗棠问左右今天是什么日子,都说是过年。左宗棠又问道:“娃子们都在省城过年吗?”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是的。”左宗棠却眉头一皱,下达命令:“今日不准过年,要出队!洋人乘过年偷袭厦门,娃子们出队,我当先锋!”

  正巧总督杨昌浚来拜年,从旁劝阻道:“洋人怕中堂,自然不来,中堂可以不去。”左宗棠不干,他说:“这句话哪里可靠?往昔我以四品京堂攻打浙江长毛,并非他们怕我才溃败。还是要打,怕是打出来的!”杨昌浚仍不停地挡驾,左宗棠老泪纵横,大声叫道:“杨石泉(杨昌浚字石泉)竟不是罗罗山(罗泽南,战死疆场的湘军名将)的门人!”

  将军穆图善也来拜年。左右通报将军到了府中,左宗棠怒喝一声:“穆将军他来干什么?他在陕西、甘肃害死我的部下刘松山(湘军名将),我还有好多部下给他暗害!”他一边痛骂,一边泪流满襟。杨昌浚赶忙解释:“中堂在此是元帅,宜雍容坐镇;就算要去打洋人,也应当是将军、总督去打。”左宗棠说:“你们两人已是大官!你们两人去得,我也去得,还是我去!”杨昌浚继续劝阻:“我们固是大官,但不如中堂关系大局和全局。”左宗棠好一阵没吱声,然后语气稍稍和缓,对杨昌浚说:“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人也不必去,命令各位统领去;各位统领不得一人不去!”此前,洋人侦察厦门至福州一带无重兵把守,想乘虚而入,在春节这天用大队兵船袭击厦门,然而他们在途中用望远镜发现厦门沿海的各个山头全都是左宗棠的军队严阵以待,立刻望风转舵,都说:“中国的左宗棠厉害,不可贸然进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