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主研制歼-10的幕后故事
更新于:2017-01-18 10:16:13 来源:
中国自主研制歼-10的幕后故事

  歼-10飞机,历经10多年的艰辛岁月研制成功,是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凝聚着几代航空人的心血,背后的研发故事也令人动容。

  “十号工程”研发新型战机

  “勒紧裤腰带也要搞!”这是不少“歼-10人”印象最深的一句豪言壮语。上世纪80年代,相关部门提出要造一架适用21世纪的先进战机,但这样一架自主研发的战机,其所需的人力物力远远超出当时的国力。但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听后,极具远见地批示了这么一句话。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同志高瞻远瞩地提出“现在军队沿用过去的经验是不行的”,他在谈到中国空军发展战略时明确指出,“首先要有强大的空军,要取得制空权。否则,什么仗都打不下来”,从而把优先发展空军摆到了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首要地位。

  1982年,邓小平在听取了国防科工委副主任邹家华的汇报后,明确提出要搞一架新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飞机,国家投资5亿元人民币。随后,这项研制任务交给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不久,该所就拿出了新型战机研制方案。1986年1月,邓小平批准新型战机研制方案,由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下发文件,批准歼-10立项研制,代号为国家重点工程“十号工程”。

  第三代战机采用全新设计理念

  在研制歼-10之前,中国的现有空军装备大都是仿制苏联系列。尽管歼-8飞机是中国首次自主研制的第二代先进战机,但在总体上仍然没有脱离苏式飞机体系的影子。当时新上马的歼-10是以世界第三代战机为目标的,因而在设计思想上必须要采用全新的设计理念并摆脱原有体系的束缚。

  然而,研制第三代先进飞机,可供借鉴的东西太少,面对这样的形势,中国设计人员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开拓,去创新。

  先进的气动布局是自主发展先进战斗机的基础。歼-10飞机研制初期,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宋文骢就清醒地意识到,新机研制必须充分应用当前国际航空领域的先进技术。因此,他从开始设计时就锁定当时最先进的“鸭式”气动布局,并提出必须攻克一系列重大关键技术。当时,还没有正式命名为歼-10,而是统称为“新歼机”。

  歼-10飞机由16个大系统、91个子系统组成,涉及航空、航天、电子、兵器、化工等行业和军队的120多家单位。对于各系统的重大技术方案、设计方法、途径、试验方案和关键试验设施建设,宋文骢总是亲临现场,拍板决策。

  面对这样一个无比庞杂的需要实现综合集成的大系统,宋文骢精心协调,使一大批多学科交叉的技术问题迎刃而解。例如,他建立起严密的重量控制体系,在国内飞机研制上首创重量承包先例,使歼-10飞机的实际重量比原设计目标重量减轻了26公斤,创造了重量控制的最优纪录。

  歼-10试飞员参与飞机设计

  与研制进度同步,航空工业部和空军在全空军联合选拔试飞员。在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最初选拔的24名试飞员首先开始做平显的适应性试验,他们从最基础做起,一改过去习惯的座舱仪表,而必须习惯于变幻无常的平显画面,并依据画面显示作出准确判断。在试验中,要求试飞员以0.3秒一次的频率进行100次判断,1次也不能错!最后,雷强第一个通过这项测试,卢军第二,空军某基地一参谋长名列第三。当时只有他们三个人通过了测试。

  由于新型战机研制周期较长,部分当年选拔的试飞员,因达到最高飞行年限陆续退出了。于是,又在全空军试飞大队和技术军官中选拔了第二批共19名试飞员,并成立了“新歼机”试飞小组。并在“新歼机”试飞小组中选拔出9人,作为首批试飞员小组。这期间,首批试飞员小组全面介入新型飞机的设计,开创了中国试飞员直接参与飞机设计的先河。

  歼-10冲天,一鸣惊人

  1998年3月23日,第一架歼-10飞机停在起飞线上,蓄势待发。为了这一天,航空工业上百家单位的科研人员和员工付出了10多年的艰苦努力。

  雷强被任命为歼-10首飞人员。对于雷强来说,能够担此重任既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领受任务后,他把所有能做好的准备都力求做到极致。

  首飞要求云底高度大于3000米,能见度大于5000米,可这时能见度还不到2000米。于是,整个试飞现场都陷入一种漫长、焦灼的等待中……

  下午3点30分,天气转好,雷强穿好抗荷服后准备登机。许多人前来为雷强壮行。雷强对飞机进行了最后检查后,即向塔台指挥员报告检查完毕,一切正常。当一切就绪后,他向塔台报告:“××请求起飞。”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雷强驾机呼啸着冲上云霄。

  歼-10飞机上升到预定高度,雷强按首飞试飞方案进行一系列动作和课目试飞,改平、加速、减速、模拟减速下滑,接着超低空通场,旋即又做了坡度和滚转响应测试,一转眼就完成了预定的试飞课目。17分钟后,新型战机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小航线,平稳降落在跑道上,整个机场顿时一片沸腾。

  (据《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