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敌后根据地那些漂亮的游击战
更新于:2017-01-11 15:09:04 来源:
抗日敌后根据地那些漂亮的游击战

  编者按:众所周知,抗日战争中的敌后武装坚持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不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但另一方面,敌后抗战必须有稳固的根据地作为依托。而为了保护根据地,敌后武装有时就必须对一些重要设施和驻地进行坚决的保卫战,这些战斗的成败往往决定了根据地能否巩固,意义同样不容忽视。

  文/《金鹰报》 记者 任宴琳 整理

  常行村窑洞保卫战 群众的力量无穷大

  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是共产党克敌制胜的法宝,在敌后游击战争中,“地方人民抗日自卫军和一切民众组织,应全体动员起来参加战争,用各种方法帮助我军,反对敌人”。

  人民觉悟后力量无穷

  发生在1941年的渊子崖保卫战就是中国农民自发组织的保卫战,体现了人民觉悟后所迸发出的无穷力量。渊子崖村位于山东莒南县,1940年底,渊子崖村在中共党组织帮助下成立抗日民主政权和自卫队,年满18岁的林凡义被选为村长。

  1941年12月19日,盘踞在小梁家的伪军包围渊子崖,被自卫队用土炮打退。20日上午,日伪军千余人扑向渊子崖,在林凡义的带领下,村自卫队用土枪土炮拼死抵抗,直到傍晚,日伪军才攻入村内,村民们誓死不降,用原始武器与敌展开血战,终于坚持到八路军一个连及县、区武装赶来支援,击退了敌军。此次保卫战中,渊子崖自卫队歼敌百余人,己方也有147名自卫队员和男女村民献出了宝贵生命。

  1944年的常行村窑洞保卫战,更体现出人民群众发动起来后所产生的战斗力。

  常行村位于山西壶关,北西南三面靠山,东连缓坡。1944年春,日军占领陵川后,常行村成为敌我争夺的焦点。为了防御日伪扫荡,常行村党支部带领全村群众,把村后挖煤的旧窑洞加以改造,又修成长约2500米的“爪”字形坑道,有西、南、东三个出口,洞口修筑碉堡,遇到敌人“扫荡”,群众躲进窑洞,仅留下民兵在外面周旋。1944年9月11日,日伪军500余人连夜从陵川出发,围攻常行村。得知消息后,村民们当天凌晨就转移进窑洞,负责掩护的少量民兵在村口与敌交火,死守洞口。民兵们死战四天四夜,坚持到八路军主力部队前来增援,打退了日军,并把群众从窑洞内解救出来。

  主动出击,转守为攻

  对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战军民来说,从不把被动防守作为战斗原则,即使是在坚守要地时,也时刻想着主动出击。因此,在应对敌人进攻时,我军经常会选择以攻代守,要么先敌出击,要么诱敌深入、适时反击。

  1939年冬,新四军二支队四团二营北渡长江,悄然插入扬州、仪征、天长、六合地区,以“苏皖支队”的名义扩大队伍,建立游击根据地。1939年12月,苏皖支队进入仪征附近的月塘集地区,扬州、六合的日伪军800余人分路围攻,企图消灭立足未稳的苏皖支队,而且同在此活动的国民党顽固派武装也隐蔽于月塘集西侧,企图趁火打劫。面对数倍于己的日伪顽军,苏皖支队司令陶勇悄悄将部队拉出月塘集,设伏移居集,他亲率四连百余人扼守正面,将日伪军放至离阵地一二十米的近距离,出其不意地以集火射击,五连和六连同时从两翼出击,一举击溃敌军,收复月塘集,此战毙伤日伪军近百人。

  不难看出,在敌后战场上,我军一般不会死守某一处阵地,但在必要的时候,却仍然能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凭着一腔不怕牺牲的抗敌决心,保卫那些意义非同一般的阵地。正是这种决心和战斗力,让敌后抗日根据地能够保持并不断扩大,使敌人在战争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八路军兵工厂保卫战 敌我伤亡比6:1

  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强调,根据地“是游击战争赖以执行自己的战略任务,达到保存和发展自己、消灭和驱逐敌人之目的的战略基地。没有这种战略基地,一切战略任务的执行和战争目的的实现就失掉了依托”。由此可见,根据地的保卫战至关重要。

  对装备不佳的敌后武装而言,有利地形是其用于削弱日军火力和机动优势的重要手段。在良好地形的基础上,我军还会进一步构筑坚固而巧妙的工事,进一步加强地形优势。山西省黎城以北的黄崖洞地处深山,海拔1600多米,四周悬崖峭壁,沟壑纵横,进入黄崖洞的道路是在山壁上凿出的栈道,两面都是深达百余米的绝壁和蜿蜒曲折的山涧,易守难攻。

  1939年7月,八路军在此设立规模庞大的兵工厂,并利用周围地形修筑完备的工事,光各种堑壕便长达9000余米,隐蔽部和碉堡190多个,明碉暗堡间形成交叉、直射、侧射、仰射、俯射的火力网。1941年11月,日军动用一个旅团的兵力强攻黄崖洞,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依托地形节节抵抗,歼敌1000余人,粉碎日军破坏兵工厂的企图。此战,敌我伤亡比达到6:1,“开创了中日战况上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纪录”。

  黄河河防作战 充分利用天险

  抗战期间,八路军进行了旷日持久的黄河河防作战,充分利用黄河天险,或击敌于东岸渡口,或击敌于航渡中,使日军无法进犯陕北。

  1938年3月,日军第26师团2000余人进占保德后,直扑神府渡口,企图强渡黄河。八路军留守兵团警备第6团第3营在黄河西岸应战,不但猛烈射击敌船,还派出迂回部队渡过黄河,在东岸袭击日军侧后,迫使其放弃渡河。1939年5月初,日军第20、37师团2000余人分两路向警备第5团第3营一个连、凉水岩第2营两个连的防区进犯。5月6日拂晓,日军占领河东阵地,继而在飞机掩护下渡河,八路军依托工事还击。激战三日,筋疲力尽的日军被迫退回出发阵地。

  大茂山保卫战

  内牵外打,节节抗击

  毛泽东多次强调游击战争的指导原则是保持部队的主动性和灵活性,“灵活地使用兵力,是转变敌我形势争取主动地位的最重要的手段”。即便是相对固定的要地防御战,我军也往往采取层层设防、逐次退守的方式,减少日军发挥优势火力的机会。

  敌强我弱 灵活作战

  1940年10月初,日军第15、116师团各一部和伪军向皖南进犯,企图摧毁新四军军部驻地云岭,占领繁昌、南陵、泾县、青阳等县城。当时保卫军部的只有老一团和三团少数部队,而新四军军部的可用之兵也只有特务营下属三个连,其余都是机关人员。

  鉴于敌强我弱,军长叶挺决定采用“后退决战、运动防御、逐步后退,层层堵截、待机反击”的积极防御战法,消耗和迟滞日伪军。从2日到7日,新四军沿着戴家会-汀潭和三里店-汀潭两条山路,在龙详岗、凤凰山等险要地段上设置阻击分队,夜以继日地袭扰敌人,使其装备和兵力优势无法发挥。不到20华里的路程,日伪军整整走了六天六夜。在消耗敌人有生力量后,新四军先后对日军实施左坑围困战、枫坑阻击战,消灭日伪军3000余人。

  分散兵力 边打边走

  1943年的大茂山保卫战则是另一个典型。大茂山位于河北唐县西北部,方圆百里,山峦重叠,地势险要,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和军区三分区的中枢。

  1943年9月16日,日军对晋察冀军区展开秋季“扫荡”,并把军区三分区司令部所在地大茂山作为进攻重点。八路军采取“内牵外打,节节抗击”的战术,具体部署是三分之一的部队跳到外线,寻机歼敌,三分之二的部队以营连为单位,与民兵一道在内线开展地雷战和麻雀战,利用有利地形消灭敌人。在大山深处,八路军和民兵交替掩护,边打边走,日军进山多日,却连根据地后方机关的影子都没有摸到。